2017・08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8/04/16 (Wed) 近期生活状况

持续了半个月的地狱补习班明天就结束了,那么究竟学到了多少东西呢?虽然只是为了考试才报名参加的学习班,可是……

 

今天和同学讨论课本的内容,发现自己连很基础的一些东西都不懂,头疼……

原本理科就是很苦手的东西,不过努力去理解的话,光靠记忆力也还是能够做出考题

可是满分100必须考85的话对我实在是……光想一下都觉得烦躁。

于是写文啊,动漫啊看书啊都要放去一边了。

 

感觉有什么正离远去,同时有什么庞然大物压降下来。前进的脚步因此变得沉重了。目的地在遥远的彼方闪闪发光,脚下的路途却被重重迷雾笼罩着。

我眺望远方的光芒,踌躇不前。

可是,漫无目的徘徊不前是我无法容许的,这种状态让我焦躁。

 

其实自己也知道,这并非停滞,而是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罢了。那条我一直不愿意去面对的道路,成为独立的成人的道路。

人活着不能只为了吃饭,但是也不能不为了吃饭。

现在的自己没有用写作或者其他爱好来谋生的能力,这样弱小的自己让我讨厌,也很无奈。必须在理想和现实之间找到平衡点。

现实是我不愿意妥协但是又必须去妥协的东西。于是会把写出心中的理想乡当作一种挣扎抵抗的手段。无法飞翔的人类至少可以在想象的天空里飞翔吧。

 

叹气……人不能永远生活在想象的世界中,这个我很清楚……可是,就算这样也有一些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弃的东西啊。

很多东西在长大的过程中被丢弃了,那感觉就像不得不剐去身体的一部分来求得生存……

剐去的部分再也不会长回来了,就这样在身体上留下一个又一个难看的疤痕。

在这世上的人们,都是带着满身伤痕生存着的。

 

不过我啊……即使明白这些,在失去身体的一部分时,还是会因为伤口的疼痛而哭泣呢,不论有过多少次,仍然觉得无比疼痛啊。

 

 

 

-END-

普通的日志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4/16 (Wed) 买到了乙一的书~~~

 今天去医院复诊,医生说我的神经衰弱已经好转很多,果然是以前的宿舍环境的缘故,离开那些人以后我在慢慢地痊愈呢~~

因为上周六和这周一又到那个校区——害我患上神经衰弱的地方,遇见以前那个宿舍的人,感觉又回想起那段糟糕的日子

又开始吃药了……说起来《Soft Blessing》就是吃着药的期间写出来的,而且再次开始吃药之后,一些浮躁的情绪也没有了,之前还担心过那药会妨碍我进行创作,没想到竟然会是促进效果。

 

回来的路上去逛书店,老板告之没有新到的动漫或者科幻杂志,于是无聊地围着书架瞎晃悠,晃着晃着发现了几本高大魁梧的书本间夹着一个娇小的身影,作者署名“乙一

 

有点不敢相信地揉揉眼睛,没看错,拿到手里确认了一下,是03年集英社出的《ZOO》,架子上还有同是03年出版的《平面い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居然能买到中文版!

 

以前在科幻世界译文版上看过这个作者的短篇《只有你能听见》,当时很感动呢,还拿着杂志到处推荐给朋友看。这次能购入着两本短篇集实在太幸运了~~好哈皮。

 
目前看的几篇都是白·乙一的作品,所以觉得他的小说和RURUTIA的歌曲有种很相似的气质——

精致,注重细节,用文字/音乐和歌声传达关于温度、气味、声音与光线的记忆。

一切不可思议的美丽幻景都是在木头桌子上的一个小小雪花球,玻璃球体里有一个缩微的神秘世界,就像那首《我们的庭院》


歌词翻译:


仆らの箱庭


rurutia


 


为何给予了憎意
为何要夺走温柔


遥远深阔的苍穹 请告诉我答案


如此 如此美丽的庭园里
看啊 今天又有什么将遭受毁坏
对于去处一无所知的我们
不过是颤动着的微小砂砾


天真幼稚的伤口 独自一人把它缝合
毫无意义的怒火 则由自己吞咽


寻求救赎的手指 却只是把宇宙斩断


在我们嬉戏的庭园里
啊啊 明天又有什么将遭受毁坏
直到被宁静的雨润湿之前
我们不过是虚空中飞舞的砂砾


如此 如此美丽的庭园里
看啊 今天又有什么将遭受毁坏
对于去处一无所知的我们
不过是颤动着的微小砂砾


 

----------------

甜蜜的伤痛,挂着泪水的笑颜,甘美的暗与罪恶……

 

无论用什么样的形容都无法概括这两位表现者啊……

买了书去DONA买甜点当晚餐,在充满了香甜气味的场所里看了十几页。

在回学校的路上看到了金色的夕照,每天我最喜欢这个时刻,天空会异常绚丽而华美,每一分钟都在变幻着的美丽。

体育馆像小舟般弯起弧度的屋檐上盛满了金色的光,好象快溢出来似的,心情舒畅起来了呢。

 

 

--END--

 

 

 

普通的日志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4/16 (Wed) 活着回来了……

很意外,同学校认识的朋友也会来这个博客,而且那位朋友还是男生,以下是聊天记录:


 


獨舞:应该是你写的小说吧   感觉好
mcyw:
不……不是吧……我写的一般男生看了都会奇怪女生怎么喜欢两个男人玩暧昧……这样
你会觉得“感觉好”
真是令人浮想联翩……
獨舞:呵呵~~不一定啊~~也许就单从你的思维和你的文字驾御能力看


是很不错~~


 

 

同学你的真诚和纯洁让我相形见惭……简直如同[隐藏]来自正常人世界的[/隐藏]圣光一般刺眼……

 

这位同学拍的照片很宁静,推荐一看 这里

 

 

==================

 

学校搞评估,专家组来的时候需要解说员和向导,被学校抓去了……之前有排练过,所以面对专家们,即使院长先生和我的搭档都在紧张,我则是完全没有紧张感。

不是心理素质好……

 

今天早上六点多就爬起来校车,又正好是身体不舒服的时候,颠簸在山路上的那二十分钟,我真的觉得自己死了一回……这样

虽然也有干过在“前一天”忘记日子跑去献血,“第二天”还上台演出,晚上跑去吃火锅这种疯狂的事(反正女同胞们看了都明白)

对于每个月都要死一回的人来说,大清早车+山路颠簸+户外温度只有5度还穿秋装薄外套在冷风里吹两个钟头+爬山

死多少次都够了……一路上光是忍着不要蜷成一团,挺直身体走路、大声说话就耗费掉所有的意志力了,哪里有心情去紧张啊混蛋!

 

过程还是很顺利,只要双方都满意就可以了,只是我肚子好疼每个关节都在疼简直想那BL里的什么被疼爱过一样的难受啊(喂谁来给我洗下脑啊脑子里面似乎只有关于“哔——”的东西了呀)

 

到一个导致我患上神经衰弱的地方故地重游一点也不开心……加上这两天睡眠很糟糕,产生了想要逃避的想法

很没精神,身体不舒服,睡觉就像受刑……又不想再吃药,那种药会让人的情绪波动都变得很小……还有别的副作用,可是逃回家里有什么用呢,真的能够让我痊愈么?

 

恐怕只会在下次觉得痛苦的时候更想逃避吧。

 

看了《医龙 II》的8,一个作为麻醉师的母亲,在手术室里努力帮助主刀医生抢救儿子。想起小时侯病重,妈妈替我打针,熬夜守在身边照顾的事情

发现自己真的想家了

原来自己还是很依赖母上的,昨天和母上电话还哭出来了的事情,可能不止是因为在朋友的生日宴上喝高了的缘故。

 

在书上看到这样的说法——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渴望被爱护的孩子存在。

经常说想家只是想电脑,其实是想要跟母上父上撒娇而已。

 

有时候会觉得活着真的好难受好辛苦,当然也知道自己遭受的并不是多么绝望的事情,真正的痛苦是什么样子其实自己并不知道

但是,也会遇到一些事情,想起来就觉得胸口很疼痛,哭过之后仍然要笑着继续前进,因为还会遇到开心的事情、悲伤的事情、还想要遇到重要的人……和大家的邂逅。

所以要留下来面对,逃避是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的。

 

 

 

-END-

 

 

普通的日志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4/16 (Wed) 仍要继续前进啊

看到大家在上一篇日志里的回复,很没用地哭了。

安慰的话语总是很好地人令人宽慰呢,谢谢大家的关心~~

 

隔天在医院陪父上做各种术前检查,下午签了手术同意文件,爬回父上的病房等麻醉师来说明情况,累得半死感觉到手机在口袋里一个劲哆嗦,爬出病房接起来,就听见妈妈说:

 

“外婆死了。”

 

“周五下午三点过去的。”妈妈继续说。等会有亲戚的车子来接你,先回学校收拾一下,带件色的外衣,白色的也行……

确认了和那个亲戚的联系方式,我在走廊上站了几秒钟,折回病房里告诉爸爸这件事,手忙脚乱拿上钱包和公交车卡往外跑,也不记得爸爸说了什么,记得自己有保证星期一手术那天尽可能回来。

 

当晚回到家给妈妈一个拥抱,帮忙弄告别仪式的东西。

 

回来的路上被二姨责备,问我为什么不给婆婆打电话。

还是小婴儿的期间爸妈都要上班,是外婆把我带大的。老人家弥留那两天一直念我的名字,即使她没法说话,但还是听的见声音,不论学习多忙,怎么能连个电话也不打。

 

跟妈妈说起这事,她停下手上的活,看着我说,那时侯叫你不要来医院看婆婆的是我,也是我建议你不要打那个电话的,你也知道癌症病人死的时候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妈妈说的是奶奶,过去好几年了,奶奶去世的情景我还记得很清楚——看着老人被疼痛折磨直到生命耗尽,这种情景对亲人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我回想一下都觉得难以呼吸。

 

当然明白妈妈的做法是正确的,而且自己也有了逃避的借口。如果不这样的话,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将要动手术的爸爸

虽然可以利用这样的理由来减轻歉疚感……不过,我这辈子都会后悔——在外婆唤我的时候,我连个电话都没有打给她。

 

星期天很多亲戚都来参加外婆的告别仪式,仓促准备的东西不可能有多么隆重,我这个未毕业的大学生只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严格来说没怎么派上用场

主要作用是对这来宾挤出笑脸,还有拖着眼睛红得像兔子的小表妹和长辈们打招呼。

人来齐了,追悼会开始。之前一直告诉自己“你没有伤心的时间”,终于可以在这时候好好哭出来了,妈妈念悼文中途断了两回,努力忍着哭腔好不容易念完,烦琐的仪式流程最后是送走宾客,家属绕遗体一周,接着两个工人急匆匆跑来把外婆推进火化车间,其他工人整理大厅,好腾给下一家人使用。

 

每一天,每一小时,每一分钟,都有人死去。

同样的也有新的生命降生在这世上,人的生命在自己的哭声中开始,在别人的哭声中结束。

 

当晚就搭上顺风车返回昆明,表妹还得上课,我星期一要去守着父上手术。

周一早上因为遇上早高峰,没能送父上进手术室,好在手术进行得很顺利,肿瘤被检验为良性。

今天到医院去探望,精神很好的样子。

也是今天,外婆的骨灰送到事先安排好的墓地安葬。

 

葬礼那天听得最多的就是“节哀”


节哀节哀,节制你的哀伤。告别亡者之后,生者的生活还得继续,人类就是这样“生生不息”的吧。

悲伤也好喜悦也好,哪一种都不是生活的全部。

收拾好心情,仍要继续前进啊。

 

 

 

-END-

普通的日志 | trackback(0) | comment(0) |


2008/04/16 (Wed) 生きていって下さい

 如果说有什么是无法衡量其价值的,生命绝对是其中之一,无论是人类的还是其他生物的。

人类或者动物都会死去,尸体回归大地,养分被植物吸收,植物又会被食草动物吃掉……每个生命都属于这个大循环。话是这么说……可是,能够坦然面对死亡的人有多少呢?

更别说是深爱着的亲人

总会有难以忍受的悲伤,无论你事先做了多少心理准备。

 

半个月前回家,妈妈说爸爸体检的时候在大腿骨里面发现肿瘤,那时侯就联想到因为癌症去世的奶奶,记得葬礼上爷爷哭得昏过去了。

去年妈妈做手术切除一个癌前病变,那种东西再长一段时间就会变成癌症的肿瘤了。还有三年前确症为直肠癌的外婆,上周末陪伴外婆的表妹说外婆已经认不清人了,可能近期就要“过去了”。毕竟到了晚期,癌细胞扩散到全身,连大脑里面也长了。

 

小时侯参加过家族里几位几乎没有见过面的老人的葬礼,那时记得清楚的就是他们大都是因为癌症死掉的。

 

因为有这些,按理来说爸爸的事情也有了相当的心理准备的。

明天就要上医院去确诊究竟那个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恶性的话整条腿都要锯掉。即使是良性,手术切除之后还会有不少后遗症。

今天和爸爸一起吃饭的时候,听着爸爸和姑姑谈论主治医生、住院安排之类的事情,我翻弄手机想着等会给爸爸看我在学校主持人比赛上得奖的照片,爸爸以为我在发短信,看着我笑笑,说“先吃饭”。

突然意识到可能很快就再也看不到这个笑脸了。

 

很慌很害怕,觉得想象不出那样的生活。

说什么见多了就习惯了,不管如何痛苦只要经历得多了便会麻木,全部都是骗人的。不断重复的失去不会让人麻木,只会使一个人更加害怕失去。

 

实际上人并不是没了谁就活不下去

看到烂俗言情小说里面不顾家人阻止也要在一起的恋人徇情的故事总觉得非常火大,个人看来自杀无论什么理由都是在逃避,软弱的自私的,不负责任的。

确实人并不是没了谁就活不下去

但如果一个人死了,那些在乎他的爱着他人肯定会伤心的,人们都是背负着各自的悲伤生存着。

 

前阵子因为一点小事觉得自己被所有人否定了,觉得活着那么难受不如去死好了。当时是非常认真地在考虑怎么去死,比如说找一栋十层以上的建筑,告诉保安我父母的联系方式,十分钟后打电话给他们通知他们来领我的尸体之类,还有在死之前把没写完的小说大纲贴出来会比较好……现在挺想自己把自己暴打一顿。

 

看Code Geass官方小说里面看哭了的是尤菲宣布朱雀成为她的骑士的时候,想着“希望被这个人保护,也想要保护他,给予他帮助。”

认真想来这样的这样的想法真的好单纯,单纯而可贵,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应该有可能成为朱雀的拯救者。

鲁鲁修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杀死尤菲对朱雀而言意味着什么。

 

尤菲接受身为王族养尊处优的对待,还有亲人的关爱,一直想着今后一定要同等地回报给对方,成为配得上得到这些对待的人。

 

看到这样的她真的觉得好羞愧,这么多年来几乎都把父母家人对自己的好当作理所当然,也有过把妈妈当作敌人的一段时间,曾经也轻生过。

爸妈用很头疼的表情说该拿你怎么办呀,当时我哭着吼回去说你们生我做什么

现在回想一下真是汗颜死了,不应该暴打一顿应该是N顿。

 

明天爸爸要体检,手术大概安排在下周,痛恨什么都做不了的自己……魔法也好秘术也好,世界上如果真的有不需要手术不必让病人痛苦的治疗方法该多好。

如果说我的陪伴能让爸爸好受一些,我会全力陪伴您的(怎么这句式如此囧?)。

 

健康に生きていってもらいます

 

 

-END-

 

 

 

普通的日志 | trackback(0) | comment(0) |


<< back | TOP | next >>

プロフィール

mcyw

Author:mcyw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