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8/04/16 (Wed) Code Geass R2衍生短文——《保镖》[修奈泽尔 x 黎星刻]

  

~关于黎星刻请点我~


 


 


[保镖]
——黎星刻:我跟修奈泽尔不得不说的故事(这种副标题是怎么回事啊啊啊……)


 


CP:修奈泽尔 x 黎星刻
级别:R
类型:R2原作向衍生,KUSO属性。只是流水帐,大家不用认真看……
说明:关于黎同学的身世背景纯属捏造,大家不要当真。出场人物形象毁坏扭曲有,慎入


 


 


==正文==


 



Side.A



每个人都是在一次次与他人的邂逅和分离中走完一生,其中的一些人将改变你的前进轨迹,影响你的整个生命。但是在得遇此人以前,我们都不会相信有这样的人存在于世间。


 


黎星刻第一次遇见那个男人的时候刚领了从业资格证。保镖的资格考试非常辛苦,让大家拿证上岗主要是为了规范服务人员市场,避免恶意竞争和垄断。
到种花联邦做友好访问的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宰相第一眼看见的是那个保镖的背影。那身材、那骨架,怎么说也是亚洲名模水准,更不用说那随风拂动的乌秀发——长及腰部的色流泉华美得近乎奢侈,绕指柔的三千青丝可谓男人梦寐以求的浪漫。
修奈泽尔两眼放光地走过去搭讪。


听到身后不太利索的中文,黎星刻从睁眼打瞌睡的状态中醒来,带着没睡醒的迟钝慢悠悠转身。
长发从他肩头滑落下来的古典美可以在一瞬间夺走任何一个男人的呼吸,而他英武的五官和阳刚的轮廓可以在下一瞬间让任何来搭讪的多情之人眼中的光芒陨灭。
修奈泽尔不止眼神黯淡,整个人都僵了一秒钟。然后又以不负情场老手之名的快速恢复力展现出对同性也拥有强大杀伤力的微笑。


“这么长不会妨碍到行动吗?”
修奈泽尔牵过一缕青丝凑到眼前,仿佛下一秒钟就会落下温柔谦卑的吻。
“不会啊,习惯就好了。”
黎星刻只当这次的客户眼神儿不好。
“为什么要把头发留这么长呢?”修奈泽尔问。“是因为宗教信仰呢,还是习俗传统?”
他不动声色地把靠着露台栏杆站立的青年逼至旮旯里,断绝了猎物的所有退路。他已经判断出直接硬来行不通,于是打算用曲线球。
正当修奈泽尔要把准备好的台词“我听说过一种宗教习俗在亲人或者爱人死去的那一天开始在七年内不准修剪头发不准谈论婚嫁不准杀戮不准与人发生性事他们相信生者这样清苦的守节能够赎清死者的罪孽而让他的灵魂到达天堂还有另一种说法就是在许下了郑重的心愿或庄严的承诺后不再削剪头发直到所说的一切成为现实为止(月华殿对不起)……”依次说出口前,发的美青年轻轻摇了摇头。
“是职业需要,”黎星刻解释。
“假如手脚失去行动能力,可以使用念力操纵头发绞杀敌人。”


“……”修奈泽尔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了。
沉默之中有路过的乌鸦“嘎嘎”叫着横过上方的天空。
身经百站战的宰相大人最先反应过来,打破了沉寂。“开玩笑的时候脸不要这么严肃。”他说。
这个笑话实在太冷了。



真正化解尴尬气氛的还是适时闯入的恐怖分子。
恐怖分子们的幸运在于不知从哪里得到了情报说来访的帝国高官只有一个随身护卫,而且是新手;他们的不幸则是情报泄露者没说黎星刻有多厉害。
即使是揪起宰相大人后领将之扔到沙发后面的动作也显得那么气宇不凡。黎星刻将一把利剑使得出神入化,他像杀人机器一样准确地解决对手,动作致命而优雅。
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穿梭于枪林弹雨间为你舍生赴死,没人能不为之感动,更何况那人还是个美人。


布里塔尼亚家的人不只是不择手段,他们也不会放过任何可利用的机会。本着这一家族传统,修奈泽尔完成访问归国之前和保镖黎星刻做了如下约定——
“阿利耶斯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说出这句话的人是修奈泽尔"埃尔"布里塔尼亚。
那个男人所展现出的情致有种叫人怦然心动的深挚,仿佛生死不虞。
现场只缺漫天飘舞的樱花瓣和羽毛了。


在这个场景即将成为流芳百世的经典之一的时候,黎星刻露出困惑不解的表情。修奈泽尔叹气,换了个更浅显易懂的说法——“有空就来我家玩。”
“即使您不说,我也会去找您。”
发的青年迎风而立,那身姿恍若星辰的幻影。
“你这么说会让我过于期待的。”修奈泽尔轻笑,到手的过程比想象中容易。
“您真是个怪人……”黎星刻歪了歪头,宛若秋水的眼中有些如坠梦境的恍惚。
然后他亮出一张盖了公章的帐单。


“没见过您这么欢迎要帐的,”黎星刻很爽朗地笑了。“您打算支付现金呢,还是刷卡?”
青年的发和宰相的线相映成趣。


浏览了一下帐单,修奈泽尔发现了有趣的东西。“聊天的时间也要计费?”
“是的。”黎星刻有点不好意思。“这是行规——保镖以外的服务都要另外收钱。”
“‘另外的服务’包括些什么呢?”
“端茶倒水陪逛街……”发青年掰着手指头数。“我们也遛狗。”
“这样啊……”男人不怀好意地摸着下巴,突然凑到黎星刻耳边小声问:“那么我出多少钱你肯陪我共度良宵?”
本以为会遭到破口大骂,因为这才是正常人的反应。就算吃不到,逗着玩玩也不错,修奈泽尔是这么想的。
诡异的是对方居然认真思索起来。


“我一个人无法决定这件事,要开会讨论。”黎星刻说。
“开会?”修奈泽尔以为自己没听清楚,挖了挖耳朵。
“没错,是否加新的服务项目必须由委员会开会决定,也包括收费标准。”
“那什么时候开会呢?”
“今年的开过了,下次会议是明年三月。”
宰相大人难得露出沮丧的表情。
不过他应该庆幸——要不是因为黎星刻同学语文很糟糕,听不懂“共度良宵”是什么意思,修奈泽尔就不只是沮丧那么简单了。


后来黎星刻辗转全球各地执行任务,也没空去布里塔尼亚赴约,不过他还记挂着这件事,并且常常感到后悔——早知道那个宰相是肥羊,当时应该在那张帐单多加一个零啊。
修奈泽尔会偶尔记挂那次种花联邦之行的原因自然跟黎星刻不同,他归国以后很风雅地写了一些情诗寄过去,遗憾的是有去无回。
宰相大人每每想起这事便很伤感地感叹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Side.B

巴尔扎克说,如果爱情需要用巨大的牺牲做代价,那也应该把这牺牲掩埋起来,把它埋葬在沉默里。鲁鲁修"比"布里塔尼亚也赞同这个说法,毕竟这个世界有一条雷打不动的铁则:受虐身,攻虐心。
遗憾的是以遵守规则为生存目标的枢木朱雀不知道这个规则,就算他知道了恐怕也无意遵守。
枢木朱雀无疑是能够将家法升华到艺术境界的地上最强人[隐藏]妻[/隐藏]。他操纵Lancelot痛扁Gawin的场面是暴力美学的最好注解。在这之前朱雀收到一封匿名邮件,里面有ZERO对尤非米娅的临别致辞——“再见了我的初恋”的录音带;以及京都六家的当家,皇"神乐耶和ZERO貌似极度亲昵的写真,背景是眼睛部分打了条的绿发少女和红发少女。
除了“后宫”,恐怕你再也找不出别的词语来准确扼要地描述这种状况。
朱雀的脸当场就掉了,邮件被他用力握得分裂成基本粒子。

与此同时,邮件中的男主角仍处在失忆状态享受着他春光灿烂高中生活。
黎星刻受命将另一封匿名邮件交到名为鲁鲁修"兰佩洛奇的年轻人手上,收件人打开邮件起先是困惑,然后那双精明傲慢的紫罗兰色眼睛猛然睁大。
黎星刻的角度看不见邮件内容,不过他很清楚地看到收件人鼻腔里喷出大量血液晕倒在地。在他以为这个年轻人会因为失血过多归天的时候,对方站了起来。一边擦着鼻血一边发出高亢而危险的笑声。
爬起来站好的期间,鲁鲁修"比"布里塔尼亚的整个表情都不一样了。

“居然忘记了……”
他那散发着暗气质的贵族式阴笑因为残留的鼻血大打折扣。
“……那是我绝对到得到的。”

多年后鲁鲁修时常感叹——如果当时能预见枢木朱雀执行家法的惨烈程度,也许就能避免每次都被收拾成马赛克状的命运了吧。
鲁鲁修回到色骑士团重整旗鼓,准备和帝国的最终决战。同时他很明智地跟黎星刻签了雇佣合同,于是一周后黎星刻前往神圣布里塔尼亚的国都安多米尔。
风在环绕帝都的长湖激起层层波纹,吹拂着青年发,他站在五重城墙中的第四重下,身后是顺着山势延伸铺展下去的安多米尔王城。他面前的女墙后就是帝国的心脏——阿利耶斯皇宫。

巍峨庄严的皇宫掩映在灰色高墙和浓绿树阴中,尽管黎星刻是一个仰望的姿态,那微微眯起的深邃双眼却满是毫无恭敬之意的臃懒。
爬过去一定很累,他想。
然后他垂下头看着铺着石砖的地面,打消了挖地道潜入的念头。
如果有高科技器材辅助和内外接应,要潜入阿利耶斯并把安全系统干扰装置安装在ZERO指定的地点对黎星刻本算不上难题。问题是工会拨给这次任务的活动资金太少了……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
路费就已经把钱花得差不多,他回程都只能游泳越过日本海。
长发美青年黯自神伤的东方古典美画面导致不少无辜的路人偏离了即定路线,那一天帝国医院多了一群撞垃圾桶撞树撞墙的伤患。

仔细斟酌后黎星刻决定了最省钱的潜入方式。
皇宫大门守卫军看见一个异国打扮的观光客走过来,直截了当地提出要求见第二皇子修奈泽"埃尔"布里塔尼亚尔。
小兵不耐烦地要人,被队长喝止。
“来人不善啊,队长。”
“你没经验,这不是一眼就看得出来的么,肯定是宰相大人的……这个。”
压低声音的队长冲属下竖起小拇指摇了摇。
小兵恍然大悟,笑得隐晦且猥琐地接通了皇宫内线。
几分钟后他们的猜测得到证实,果然是和宰相大人“有约”的人,只是约定双方对此次约见的期待完全不搭边。

获得进入许可后卫兵进行了例行的安全检测,发现没带武器就放人进去了。有没有武器对黎星刻来说并不重要,他现在已经可以将任何到手的东西化为致命的凶器。
半小时后我们的人间凶器站在俯瞰帝都的制高点之一,宰相居所的阳台上,壮丽的皇宫与王城映在他锐利的褐色眼瞳里。他正无比愉悦地在心里描画脱出路线和下次“来访”的潜入路线,还有待会儿的免费午餐。
迟些到会客室的宰相走到黎星刻身边,长发飘飘的美丽背影无论看多少次都令他忍不住发出感叹,任何语言想描述这副光景都会显得苍白无力。

“漫长的等待果然是有价值的,”男人很自然地摩挲那头发,如今都长到膝弯了。“我可以理解为它是为我留的吗?”
滑落掌心的发丝,如同泉水滑过卵石了无痕迹。
“您好象很喜欢长发。”黎星刻推测。“为什么自己不留呢?”他建议道。
顶多是洗头和梳头要花点时间。
“我对长发的执着仅限于发。”
“可以染嘛。”
“必须是直发……”
“可以拉直啊。”对调情感受度为负值的发青年疑惑地看着皇子脸上可以称做幕的线。
对这种挫败感也面不改色心不跳,修奈泽尔毕竟是修奈泽尔。换作他的十一皇弟早就泪奔跑走了。

一个吻。

黎星刻不抗拒也不迎合,他闭上了眼睛。
那个吻由轻触试探到深入缠绵,金色和色的发丝交错缠绕,在看似最亲密的那一瞬间却再次分离。

“你不是为这而来的。”修奈泽尔的声音是极性感的低音,但眼神异常冷静。他看着他,既没有感伤也没有怒意。
“是来杀我的吗?”

“这次不是。”黎星刻没有完全否认。
“客户没有要求刺杀您。”

“是吗。”修奈泽尔叹气,神情不可琢磨。“假如能早一点遇到你……”他说得这么宛然自若,拉开距离审视着黎星刻的表情,脸上眼中的渐渐浮现出一种温柔。
然而并没有后文。
修奈泽尔喜欢美丽的事物,兼具强大的美丽,就像向导兵器Lancelot。但是能够展现出混合了冷酷的无机质感和生命本身的活力的美只有人类自身。
纵使有不惜毁掉也不让对方离去的狂气,现实中也决不可能这么做。毁灭性的爱恋不计后果,因为本身就无法带来结果。
修奈泽尔是实用主义者。


侍女把午餐的最后一道点心撤掉后,皇子亲自带着重要的访客逛阿利耶斯。
皇宫很大,游览了几个重要景点便已经日渐西斜。逛到练兵场附近碰上了熟人,大老远地黎星刻就看见一个身形巨大的人快速朝这边移动,待走进了他才看出走过来的只是一个个头中等的东洋少年,身材细瘦但很结实,让人产生错觉的是树袋熊一样紧紧粘在少年身上的金发年轻人。
宰相指着视身上之人若无物的棕色卷发少年说,那是皇帝的直属骑士,第七席;又指着尽管被无视但仍然很满足地开着粉红色小花粘在同僚身上的金发年轻人说,那是第三席。
长年的工作阅历使黎星刻对怪人怪事早就见怪不怪了,他觉得那位第七席的少年如果不要计较浑身上下难以掩饰的萧杀气氛其实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年糕——白糯米豆沙馅儿的。很像他现在的雇主私藏在枕头底下的照片上的男孩子,区别只在那张照片上的是柔软有弹性的热年糕,眼前的少年是冻结在绝对零度的年糕。
第七席少年的杀气和冰冷表情在看见宰相朝他打招呼后一瞬间软化柔和掉了,冰冻般的脸庞有了一丝生气。
“殿下。”他朝修奈泽尔恭敬地行礼。
“不用客气,枢木君。吉诺君就不用了。”修奈泽尔善解人意地说。
黎星刻对第三席的坚韧不拔叹为观止——少年行礼的幅度挺大,但他依然好好粘在少年身上完全没动摇,更不用说滑下来了。简直就相在身上涂了万能胶水一样。
打过招呼后,宰相问两人的去处,第七席回答公共食堂,再次行礼——继续以完全无视身上重量的轻快步伐走开了。

“今天要留下来吗?”修奈泽尔回眸对黎星刻说。
温柔的夕暮把傍晚的风都染上一抹淡紫色,一如那个男人温柔的眼睛。
以绚烂的天空为背景注视着他的男人微微笑着,仿佛天地之间只有你和他是真实的存在。
繁华盛景覆满青年被夕阳映照成深金色的眼睛,跃动流转的鳞光。

“对不起,”黎星刻低下头,为拒绝深表歉意。“我得走了。”
他抬起头直视男人依旧温柔的眼,轻声说。“总觉得要是这样留下来,我就走不成了。”

虽然只是上前一步就可以深情相拥的距离,但他和他都明白这是难以逾越的天堑。两人之间的鸿沟如此宽广,是各自的身份带来的负担。沉重的负担和责任感,使他们伸出的手要碰到一起是那么困难,困难到了残忍的程度。
黎星刻避开修奈泽尔的愕然,转身快速跑向距他最近的一道宫墙,如同经典的古装爱情剧里跟富家小姐偷情的穷书生那样——利索地翻墙走掉了。
这样耍酷的代价是他隔天晚上自己掏腰包买了必需设备再次潜入阿利耶斯皇宫,才终于完成任务。




有人说相遇是一场盛大的劫难。
修奈泽尔"埃尔"布里塔尼亚与黎星刻的第三次相遇并有没隔很久。半个月后色骑士团与全球反帝国联军向安多米尔发起总进攻。查尔斯皇帝陛下驾崩的隔天,战场指挥权和摄政王权利落在宰相修奈泽尔身上,当战局进行到水深火热之际,宰相坐镇的秘密堡垒遭到强行侵入。
最后一道合金门破裂成数块后,通道中尖锐的警报声扑进战术指挥室,黎星刻在硝烟和枪声中朝修奈泽尔走来。

相遇是缘分,重逢却是命运。
越过万里之遥也要到你身边。
这个人存在于这里的事实就已经叫人感动得几欲落泪,即使他是为了杀死你。
相守是因为相爱,但是相爱并不是为了相守。

黎星刻把卫兵和军官们悉数敲晕,房间里只剩下他和修奈泽尔。他走到他跟前。
“跟我离开这个国家。” 黎星刻朝男人伸出手。“这场战争的赢家已经决定了。”
“对我来说还没有。”修奈泽尔的声音是惯有的平缓从容,他让转椅转了半个圈,面向对方。“要是你在这里杀了我——这张战争就一点悬念都没有了。”
“难道你不是为此而来的吗?”

两人间静默了一会,黎星刻把剑收入鞘内。
“我下岗了。”他说。“我希望你能跟我走。”不知什么时候人称不再用敬语了。
他向来直截了当,表白的时候也不例外。然后不等修奈泽尔作出回答,就把单手拉着他的腰带,把他夹在胳膊下面跑了出去。
黎星刻是行动派的。



神圣布里塔尼亚帝国第99位皇帝鲁鲁修"比"布里塔尼亚得到了这个世界。但是他仍然愁眉不展——就仿佛所有愿望中,最重要的那一个还没有实现。
圆桌骑士们对于要不要效忠新皇帝一事分成了三派。



一路飞奔直道王城外围的山丘上才停下,修奈泽尔和黎星刻一起回头眺望火光和浓烟包围着的阿利耶斯。水滴一滴一滴从低垂的铅色云层里挤出来,很快连成一片,雨幕笼罩着这片大地。
“用不了多久我还得回去,”修奈泽尔的视线始终留连皇宫的方向。“你也阻止不了我。”
“为什么要阻止你呢?”黎星刻走到他身旁,与他并肩而立。“无论你想去哪里我都会跟着你。”



赞同派人为他们宣誓效忠的只是拥有“皇帝”称号的人;反对派坚持骑士效忠的是人而不是皇位;唯一的中立派阿妮娅"阿尔斯特莱姆觉得只要能提供给她手机充电的地方和话费,谁当主君没所谓。
鲁鲁修头疼得要死——现在他面临着要么把自己的命运之人以及新相好一起从圆桌骑士里除名,要么全留下。不论怎么整都是成全37,他实在很纠结。



脱掉外衣拧水的时候,几张折成几叠的信纸从黎星刻口袋里掉出来。
修奈泽尔认出那是自己很喜欢用的那种。“这是什么?”他把它们捡了起来。
发青年迅速从他手上抢走那些信纸,脸红了。
“这是我以前写给你的吧,”修奈泽尔一眼就看出那是他写的情诗。“你一直不回信,我以为被你拒绝了呢。”
“布里塔尼亚语的日常对话我还能应付……” 黎星刻把脸扭到一边,现在他连耳朵都是红色的了。“查字典也没有完全看懂,我不想请教别人……所以,花了不少时间……”
修奈泽尔紧紧拥抱住他。“你可以来问我啊。”



皇帝陛下拍板决定当务之急是修改婚姻法,先允许同性婚姻,再找机会向朱雀求婚。这得花上不少时间,会很艰难,但是一定能做到的。鲁鲁修相信。





-Fin-


==============
后记:官方说黎星刻有鲁鲁修的智商和朱雀的身手……所以假设白打得正欢,黎同学前来阻止。
如果爸爸和妈妈不能结合的话,我就无法出生了啊——!”

黎星刻来自未来,他是鲁鲁修和朱雀的小孩,文章改名为《时间机器》
逃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de Geass同人文字 | trackback(0) | comment(0) |


<<和相公关于白工口可行性的聊天记录 | TOP | Code Geass同人本《Schnee und Feuer-冰与火》[Cp:211]在綫閲讀>>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gangduolin.blog121.fc2.com/tb.php/86-0786e59a

| TOP |

プロフィール

mcyw

Author:mcyw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