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7/10/17 (Wed) 《鋼の煉金士》同人小说 《旋转木马》[Roy x Edo]


《旋转木马》


配对:焰钢


=================


游乐园


彩灯,小丑,摩天轮。


气球,棉花糖,旋转木马。


没有如织的游人,嬉笑的孩童,这是个被废弃的游乐园。


 


ACT.1


   爱华出生在利什布鲁,说不上偏僻也说不上繁华的小镇。


   依山伴水恬静的田园风光,善良质朴的居民,到城里的唯一交通线就是铁路。


   早晨起来后啃着松软喷香的面包琢磨借口来逃避牛奶。午饭后爸爸的书房自学炼金术和弟弟在地板上画歪歪斜斜的炼成阵。带上点心拉着阿尔跑到屋外,青梅竹马早已在小山的橡树绿荫下欢叫他们的名字。


春天,在点缀满白色小花的原野上放风筝;夏夜,在倒映月影的河边捉萤火虫:秋天,追逐火红橘黄的落叶吃靠番薯;冬日,在棉花糖似的雪地上打雪仗堆雪人。


要是玩得忘了时间,妈妈会用露营灯在二楼一明一灭催促兄弟俩快些回家。


 


真是金子一样美好的童年啊。


听着如此感叹。


爱有些羞涩的搔搔头发露出孩子般干净明朗的笑脸。继而恢复平时有点痞的表情说:“我的黄金时代就在某些馒头脸抛过来一条银链子的时候终结了!”


捶胸顿足象家庭主妇发现在菜市场被人坑了五毛钱。


某天“恋女狂”中佐又在爱面前show女儿“爱莉西娅小宝贝”的写真第n弹。


“爱莉西娅小宝贝在游乐园好乖哦,都不像别的小孩那样乱要东西。她在旋转木马上的样子也很可爱吧?”


爱从照片上抬起头来,问:“旋转木马是什么?”


我们的钢之炼金术师还是个好奇心旺盛的十五岁少年。


阿姆斯特朗少佐眼中泪光闪烁把豆子抱在华丽的肌肉上蹭来蹭去,激动地说:“爱华这么大了还没去过游乐场没见过旋转木马,太令人同情了……”


赫克埃中尉及时出现,从豪腕炼金术师怀中抢救出险些断了气的豆子。爱张大努力呼吸时发现菲力上士用看雨天路边纸箱里被丢弃的小猫小狗的眼神看看自己。


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幸的孩子。


“利什布鲁没有游乐场,不知道旋转木马也不奇怪。“〈终结爱黄金时代〉的家伙说道,言下之意是——你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罗伊不理会爱的白眼继续说:“这个周末我带你和阿尔去圣特拉尔的游乐园吧。”


“又要找理由苛扣我的旅行经费吗?”刻意在〈苛扣〉上加重音。


众人谴责的目光下,罗伊继续维持“体恤下属的好上司”形象。


“怎么会呢,当然是我请客。”嘴巴上豪情暗地里心疼起荷包来。


爱开心的作了个“OK”的手势,一蹦一跳出了办公室。


 


轻轻关上门,赫克埃中尉脸上出现少有的温柔微笑,“高兴成那样,艾君还是个孩子呢。”


罗伊停下笔看着窗外爱金发辫梢跳跃渐渐远去。


“我只是履行临时监护人的义务罢了……我很期待周末呐。”


“——那么,今天也请您努力工作吧。”


仍保持温柔微笑的中尉将又一座文件山放在办公桌上,罗伊开始挂线。美丽的中尉下一句话让他彻底摊在桌上。“还要提前完成周末的份哦,请加油吧。”


〈咔嗒〉,子弹上膛的声音。


中尉女王万岁!>_<


 


ART.2


到“门的那边”已有一段日子了。


有时追忆过往的时光,竟有种虚幻感。爱从未怀疑那些回忆的确凿性。可是对“这边”而言,又都是不存在的。


每次外出购物,艾喜欢绕点路去看看那个因战争被废弃的游乐场。


虽然不时有巨大的战斗机怒吼着飞过天空,可还是有一些胆子大的孩子钻过破损的铁丝网进去玩。战争并未在不经世事的孩子们心头笼罩下阴影,蓝天下,阳光依然明媚。


没有电,摩天轮和玩具火车都无法运作,但滑梯和跷跷板仍能带给他们乐趣。


爱想起小时候他和阿尔,温莉最爱玩的那架秋千。


 


秋千以粗壮的树枝为定点,划出一个又一个扇形。大地的离心力令全身的血液开始舞蹈,挠痒你的胸口,让人忍不住大笑。


向后荡时,运足力气蓄势待发。


猛地当向前方!绳子被往上拉直,那一瞬间,好像只要脱手飞出去,就能溶入天空的深蓝。


爱好几次都想这么试试,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受伤的话,妈妈和阿尔会担心的。


爱自小就对蓝天有一种执念。十一岁进行人体炼成失败后,这种执念更深了。


那蕴含无限未知的碧空,像一块无比巨大的蓝水晶。蓝得那么温柔—仿佛能涤荡灵魂包容他所有罪孽的温柔。


 


这根本是变相的恋母情结


某无能不解风情的说,气得爱使劲冲他翻白眼。


“你想要军服吗?”


“我喜欢蓝天,不代表我喜欢蓝色—你看我什么时候穿过蓝色的衣服?”


“真无情,和我穿情侣装不好么?”


……线……


“军队的人都有穿呀,我是主角,那样做一点个性都没有。”


“只是凑巧很多人传而以……你要穿的话,我得叫人把女兵制服最小号改一下。”


青筋暴起


“你说谁是矮到只能穿童装的超级迷你豆???”


 


该死,怎么想起那个无能来了?


爱想要抛掉什么似的甩甩头,抱上满当当的购物袋朝前走。抱怨那个懒鬼博士,老这么使唤人,简直是大佐的翻版……可恶为什么老想看他?


疾行的脚步停下,动作出现短暂的停滞,爱往回退了几步,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游乐园侧门前,是一座旋转木马。


他只在爱莉西娅的照片上看过一次。那个周末,爱没有去。


 


周六傍晚,爱打电话给罗伊。


“呦,是钢啊,真是难得你会打电话到我家。说吧,是忘带钥匙被锁在门外还是作了恶梦啊。”


“……我打电话到你办公室,接线员说你已经下班了……所以,我……那个……我是说……”


“支支吾吾不清不楚的,不会是要跟我告白吧,钢?”


另一头传来类似话筒开裂的〈吡咔〉声。


爱几乎是咆哮着吼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明天我不来了!”


尴尬的沉默。


爱似乎听到电话那头罗伊叹了口气。


“还不是你逼我这么吼的!……你生气了?”


“是不想来,还是不能来?”


“明天好像会下雨的样子……”


罗伊回头,窗外金红的霞光尚未推尽,暮星正在眨眼。


“……机械铠生锈的话温莉又要念了。”


还真难为他编出这么拙劣的借口。


 


“爱,我不会强迫你做你不想做得事。”


“…………”


“我没有生气,真的”


“对不起……”


“所以,作为补偿——明晚八点到游乐园旁的喷泉广场来,好吗?”


“我发现我很难跟上你的思维。”


“放心吧,我会在门禁看送你回去的。”


什么嘛。自己都在没答应……


“恩,好吧。”


“就这样,再毁约的话可不饶你,晚安。”


“啊,晚,晚安。”


爱已经收线了,罗伊还没放下话筒,在〈嘟嘟〉的忙音响起前,轻声对已经不可能听到的那边呢喃:“Have a sweet dream, Edo.”


祝你有个好梦,爱。


3.


爱踢踢踏踏地徘徊在喷泉广场上,因为建在游乐园旁边,隐约听得到飞泻出来的喧闹欢笑,从这里能看到围墙后缤纷的灯光和高高耸立的摩天轮。


为什么不把旋转木马也修那么高呢?


爱的嘲笑自己竟会有这么幼稚任性的想法。


心里升起莫名的焦躁感,爱把这归咎于邀约者的迟到。


 


太差劲了!约我出来自己还迟了九分十八点三秒,是像报复我失约吗?


被放鸽子了吧...


爱想起皮纳可婆婆对温莉说的话:“约会时迟到的男人肯定会让许多女人流泪。”


 


好死不死广场老经过成双成对的情侣。


喉咙有点干,胸口有什么东西被一点点抽掉,冰冷的夜风把眼睛吹得生痛。


我在和大佐约会?


他不会来了吗?


……我现在该哭泣吗?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啊啊啊?!


 


一步步踏在排列成繁复图案的彩色石砖上。那些图案,在昏暗的光线下,乍看像一个炼成阵。


一个人体炼成阵。


爱华撒气似的一脚踢在音乐喷泉的石阶上。


他忘了右脚不敌左脚坚固,拖力物体痛得龇牙咧嘴。


臭无能待会儿我要炼个大炮轰死你!!都怪你迟到害我想起一大堆有的没的!


这就叫迁怒。


现在时刻八点十三分。


爱打下主意等到八点一刻,罗伊再不来他就走人,回去后敲诈他一大笔钱,来了的话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八点十三分十四秒


广场上行人稀少,最后一点夕阳的光辉没入地平线。


八点十四分


鸽群低低掠过,倦懒地扑打翅膀飞向鸽房。


八点十四分三十秒


好!无能!算你行!,看我怎么收拾你!!!


八点十五分整。


 



ACT.4
广场四周的街灯清冷的光照着爱的孤零零的身影,在地上投下几个淡淡的影子。
对影成三人。
爱低着头,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慢慢往回走。心里开始计划修理爽约者的种种酷刑。
老虎凳辣椒水竹签皮鞭烙铁……哪一种好呢?
到底是谁教他这些的?

 

“钢!”
谁叫我啊,还这么像无能的声音……
听错了吧?
爱不可置信的转过身,见鬼似的盯着罗伊。
“大……大佐?!”
声音干涩得不想自己,喉结颤了颤有种哽咽的错觉。

 

“抱歉,因为准备工作出了点麻烦……等很久了吗?”
没新意的借口!爱怒气狂升有炼门大炮的冲动——「啪!」
清脆的击掌声,以手触地引发电芒四射的炼成反应。地面随之隆起变形为灰色大炮,洞洞的炮口肆意喷吐怨念,然后是惊天动地一声巨响……
什么都没发生,因为以上纯属豆子想象。

看到罗以脸上难掩的疲倦和紧张,爱打消了教训他的念头。心理平静得像是刚才等到发飚的人不是自己。
鬼使神差地说:“也没等多久,我也才刚到。”
罗伊穿的是便装,白衬衣米灰外套和色长裤。刚才匆匆来,衣领有点皱,几缕前发贴在额上,看到爱一直在等着他,竟露出孩童般的笑容。
“到那边坐会儿吧。”

 

罗伊和爱进了广场边的甜食屋(让大家失望了,不是“Love Hotel”^_^)
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服务生端上来一盘装饰着果汁软糖的蛋糕,放在爱面前。
“只是您点的巧克力蛋糕,请慢用……请问还需要点什么?”
“咖啡和柠檬汁,谢谢。”
站那么久,肚子还真有些饿了,爱毫不客气叉起蛋糕就往嘴里塞。罗伊喝着咖啡看着豆子Cos格拉托尼,看他快噎着了,就把果汁推到他面前。

把蛋糕当泄愤目标消灭干净后,小格拉托尼满足的打了个隔。
散发出淡淡肥香的男士手帕为他擦拭干净嘴角鼻尖的蛋糕屑,轻柔的动作像在抚摸小猫的皮毛。
爱极为受用的闭上眼睛,享受这久违的温情。
他好像忘了,帮他擦嘴的人是平时使唤他压榨他打击他甚至在十几分钟前在想轰杀的上司。
“有这么舒服吗?”罗伊看到爱一幅晒着太阳的猫的表情,只差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声了,忍不住笑出来。
爱回过神急忙推开罗伊的手,“干什么啊?我又不是小孩子……”
罗伊把手帕叠好后放进陈毅口袋,“关心下属是应该的。”
看在蛋糕的份上原谅你吧,燃料补充完毕,豆子恢复成傲慢小鬼样。
“把我叫出来,到底有什么事?”

 

 

“上个月的今天,是你的生日吧?”
怎么忽然说起这个呀?
“……是啊,格蕾西娅夫人送了蛋糕给我。温莉也来了,我没法回利什布鲁,只好拜托她亲自来修整机械铠。”
还跟阿尔吵了架,当然后来和好了……他想揭我的旧伤疤?
“听说你受伤住院,我还特意回去,我到的时候你已经走了。”
爱想起自己买零食玩具小人书“挥霍”掉的公款,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
“我有件东西想让你看,”
可别是账单啊?我很穷还不起的也没打算用身体还债啊……豆子开始胡思乱想。
“到广场上吧,那里比较方便。”
方便什么?!不等爱问,罗伊拉起陷入各种妄想的豆子走出甜点屋。

出门就迎上一股冰凉的夜风,发觉爱打了个冷颤,罗伊把他的手整个包在掌心里。两手交握传递着暖流,爱脸红了红,想抽出手来,发现挣不脱,就任由对方拉着往前走。
一直走到广场中心的喷泉前面才停下。罗伊看看银时记自语道:“正好。”
取出焰的专用擦火布手套戴上。
你你你想干什么???!!!
没等豆子转过身逃命,罗伊放开他的手,冲对面的人影作了个手势。
“爱,往上看!”
抬头望向高处,夜空墨蓝星河灿烂。
然后听到了礼炮声和罗伊的响指声。「嘭嘭」炮响掩了附近游乐园的人身嘈杂。
霎时天幕中盛放开绚丽的宝石色花朵。
爱欣喜地睁大眼睛,金色瞳影中辉映着烟火的繁华。

 

金红碧蓝翠绿鹅黄持续绽放,疑是星于坠落天河倾泄。
喷泉的水幕流光溢彩,烟火爆发燃烧全部的生命力向世人展现最迷人绮丽的光华璀璨——然后化为灰烬归于永眠。

“虽然迟了点,生日快乐,爱。”
“……谢谢”激动晕红了爱的两颊,他偏头避开罗伊直视的目光。用衣袖擦擦眼睛,“好像有灰尘跑进去了……”
罗伊俯身贴近,爱越来越清楚地看到男人的五官轮廓。
造物主赐予他引无数女性竟折腰的俊美面容,这张脸平日对自己笑得暖味且狡诈。
此时此刻竟然……很温柔。

注视少年的眼神像在凝视珠玉珍宝。分明是跟夜同色的眼眸,却让爱想起自己向往迷恋的蓝色天空。
不知何时身边萦绕着一股淡淡的甜香,间距正逐渐缩小,睫毛蹭过脸颊时的感觉痒痒的……
没有推开没有躲避,像有某种预感,爱顺从地合上眼睛。
更加清晰地感觉到男人的呼吸,暖和的大手小心地握住少年瘦削的肩膀。
纤丽金发里穿插进子夜的。如此靠近,能听到对方皮肤下肌肉细微的颤动和略显急促的心跳。
男人特有的成熟气息拂过敏感的面部皮肤,少年将头微微仰起……
温柔的吻印在爱眉心。

 

再次睁眼,方才宛若梦幻的气氛消失得无影无踪。两人恢复上司与下属应有的礼貌距离。
“走吧,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夜风吹散了火药味,刚刚耀眼的烟火余情未尽地洒下星星点点的琉璃碎片,但很快就消失了。

 

 

 



ACT.5
避开热闹的大街,二人并排走在静谧的小道上。
急促的心跳渐渐平稳,爱抬头看罗伊的脸。
平静到冷淡的表情,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混蛋!为什么自己老被他耍得团团转?!
那时候我在期待什么?我……我才没有想那个……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会这么苦恼?

“钢。”
“啊?”罗伊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爱突兀的转过身来,“什么事?”
“不是那个路口,走这边。”
“哦……”
出了小巷后沿河边的街道走,依旧无言。


一朵红花落向它水中的倒影
倒影向上浮动,充满深情
两者融合成甜蜜的整体
——再也听不到一丝声响


“大佐。”这次是爱叫住罗伊。
罗伊停下脚步看着他。
“我……也许您想知道今天我不去游乐园的原因。”
他们在街边长椅上坐下,星光在二人身上笼下若有若无的光晕。
心脏激烈跳动连耳朵都发烫了,又不是要说什么难为情的事,干嘛这么紧张?

“我告诉阿尔周末您请客游乐园,他跟我说:‘玩得开心点,别忘了带手信回来。’
  我当时真想拉开窗子跳去……我都说了些什么?!是我害他的身体变成那样,空荡荡的盔甲到游乐园能做什么?”
不理会罗伊惊讶的目光自顾地说下去,像在告解忏悔自己的罪行。

“看这拥有血肉之趣的同龄人自由自在蹦跳玩耍他会有什么感觉?我光是想象,就难受得像身体会碎裂开……我根本没法体会只有灵魂在存在在世的那种空虚不安,我这个始作俑者没有资格站在他面前。
阿尔他非常善良,支持我一路走下来……不但说他不恨我还叫我不要自责……我又做了什么?
用那样残酷的方式提醒他身体不存在的痛苦!”
“不要说了!”罗伊一把将爱拉到怀中强制他停止自虐式的嘶吼。
爱觉得所有的力气都耗尽了。像受了伤的小兽精疲力尽靠在罗伊胸口上,在温暖的怀抱里慢慢平静下来。

罗伊紧紧抱着爱,小心翼翼仿佛怀抱着整个世界。
耳边传来男人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阿尔方斯跟你一样重视家人,他深爱着自己唯一的血亲。
他最大的愿望就是你能得到幸福,他最像守护的东西莫过于你的笑脸。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告诉你——你不必独自背负所有的罪孽。
每个爱你的人都会这么想,所以,请不要一个人承受赎罪与偿还的苦涩。”
爱把头埋进罗伊厚实的胸膛。男人心脏强有力的搏动声让他感到安心—感觉像被天空包着一样。


玫瑰黄的月亮在苍白的天空中
银白缓缓地从河边飘过
远处,柳树在金光中战栗
更远的地方,在拂晓轻薄的雾霭下
漂走的红花在悄然聚集


婉转的鸟鸣惊动了晨露,滴落在叶草上滚动凝聚成的玉石。这微小的颤动惊飞枝头的小鸟。
阿尔方斯拉开窗帘让金色的阳光争先恐后于涌进房间。
爱揉着眼睛从床上座起来。
“早安,哥哥。”
“……早啊,阿尔……”便打哈欠边穿衣服。睡眼惺松的模糊让人担心他会不会把裤子往头上套。
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自己压着睡的这件外套,米灰色的很眼熟啊……

“阿尔,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
“当然是大佐送你回来的,哥哥最近也没有熬夜,怎么走着走着就睡着了?”
不是吧……昨晚被无能抱着就睡着了?
温度开始往头上涌。
“哥哥也真是的,因为你睡得太沉大佐就抱你回来,你还抓着大佐的外套怎么也不松手,为了不吵醒你大佐只好脱下外套才离开……”
不但睡着了还跟婴儿似的抓住人家衣服不放?!!!呜啊啊啊啊实在太丢人了~~~!
爱满脸通红冲进卫生间,阿尔叹气道:“哥哥抱着衣服睡了一夜都揉得皱巴巴了,要怎么还给大佐啊?”

或多或少,每个人都带着不堪的回忆,悲伤活在这世上。虽然痛苦总有一天会逐渐淡忘,伤痕也会被时间抚平。但我还是会向上苍祈祷。
祈求上苍——你可以早日原谅你的过去,去爱你的未来。


Wish you can forget your yesterdays.
Wish you can love your tomorrows.

我希望能成为你的天空,甚至能包容你的悲哀。希望你抬头仰望是并不孤单。
希望我是你在远方的思念,是你的归属。


ACT.6
被风雨侵蚀的铁门在推看时发出刺耳的“咯吱”声。
爱走进游乐园,十七年里头一次。
空无一人的废弃游乐园,破旧的旋转木马。
一步步靠近,仿佛瞻仰一件圣物。

它看起来像一座微缩城堡。小巧可爱的红色尖顶,边上镶了几圈彩色灯炮,排列成波浪形。从顶棚上垂下数匹做工精美的木马,通体涂过白釉,瓷器般剔透—现在蒙上了厚厚一层灰,颜色默淡。八角形底座上绘有漂亮的木纹,正中轴柱上风景画的颜料有些开始剥落。

放下购物袋,爱伸手小心的拂去马身上的尘埃,枯叶。
攀上吊杆尝试向上爬。
支架发出即将散架的〈吱呀〉声,摇晃着警告来者勿近。
苦笑着打消骑上去的念头。
它是专为孩子打造的梦之城堡,而自己已将成人。爱绕着旋转木马踱步,想象它昔日的荣光。

环饰彩灯有规则的明灭,色泽可人,像蛋糕上五颜六色的果汁软糖。音乐叮叮咚咚响起,小巧玲珑的木马身上反射温润的灯光诱人骑上去和它们一起交错旋转。
木马一起一伏绕轴旋转,俏皮的微风扬起你的发丝。你向下边的亲友挥手,看到他们和你同样笑容灿烂,旁边有同骑的情侣,表情羞怯品味骑士公主的罗曼蒂克;小孩子象驰骋沙场的将军那样开怀大笑………

在利什布鲁有母亲,弟弟和青梅竹马。在圣特拉尔有军部众人的关爱。
而在英国伦敦,他除了父亲一无所有。
爱走下旋转木马,抱起购物袋走出游乐场。
临走不忘将门重新所好,转身离去时眼中不带丝毫留恋。
这里不属于他。

 

隔天去归还外套时,意料中的被罗伊取笑自己的睡相。
“没想到钢之炼金术士睡着后还会咂嘴巴,你流口水的样子还真可爱呐。”

     —_—||b……

“本来附近有家不错的旅馆,我还特意走老远送你回宿舍,感谢我吧!”
……越说越过分!要是被人看见无能抱着自己进了宾馆,天晓得会跑出什么样的绯闻来!
“要是你敢那样做,我就让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钢铁义肢〈咯咯〉作响。

“呐,钢。等我当上大总统就为你建一个游乐园,里面修个世界上最漂亮的旋转木马,名字嘛……就叫〈钢豆乐园〉,怎么样?”
“我才不是进场只能买儿童优待券的长不大的豆丁,我要宰了你啊啊啊啊!!!!”

“建成后我会第一个招待你。”
“……不用那个名字的话,我会考虑。”


请将那个约定延后吧,大佐。我还在努力让它能尽早兑现。
连接两个世界的门,不是轻易就能打开。构成他们的的“砖块”不一样,质量常数起点不同,好比奇数队与偶数队相遇,只会毫无察觉的穿过对方的队伍。同样对这边和那边的人而言,相遇时也将在完全无法感知的情况下错身而过。
你我之间,其实只有一个转身的距离。
    ——END————


<后记>
玩《过山车大亨》时第一个建的必定是旋转木马,它带给人很浓的“游乐园气氛”,而且也是所有游戏设施中最温馨的一个。用它当题目也顺便定下了相对温馨的基调。
这篇文是在下的焰钢处女作^_^,它的诞生对我而言真的只能用“奇迹”来形容。第一个晚上写出题目,但情节什么的还一点概念都没有。
第二天下午在纸上写下开头三段那七个词,很小心的慢慢写,五点左右写完童年的回忆部分。
原计划写成表兄弟隐大豆,至多4~5K吧。可是大佐出场后,我竟然写出焰钢了!!(散花)
之后笔像被别人控制了一样,就一直写一直写快到九点钟,一口气写出了三章来。
不敢写焰钢是因为怕写得不好,扭曲它在我心目中神圣光辉的形象,后来发现只要把大佐和豆子在一起就自然能生出故事来!太奇妙了,好像有自己独立的意识一样。
写的时候精神一直处于亢奋状态,像忽然炼出贤者之石那种心情,以至于出现抓桌子挠墙啃课本等诡异举动(汗)。常陷入类似“鬼上身”的状态(想去干别的事但笔等么都停不下来),全文在两天内一气呵成——奇迹呀,这是传说中的同人女小宇宙爆发吗?我终于领悟了第七感!!!
焰钢在我心里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有时连自己都不清楚是因为钢炼而喜欢焰钢还是因焰钢而执迷钢炼。
思考这个问题很难得出答案啊……重要的事,我喜欢这个配对,不论别人说什么,对我而言他们是宝贝,我希望他们能得到幸福。
我觉得,大佐和豆子追寻幸福的过程会遇到诸多困难吧——是一个需要长时间的旅程。他们不会轻易说出〈我爱你〉这句话。
得到某些东西的同时,同时也会失去很多……但总有一天,一定能走到一起。
落花有意,而流水并非无情。
希望以后还能继续写焰钢……高考以后吧。
在此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诸位大人,感谢你们支持在下的拙作。
《旋转木马》并不完美,但能有机会将心目中的焰钢表达出来,我很幸福。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其他同人文章 | trackback(0) | comment(0) |


<<Gundam SEED-Destany同人小说 | TOP | [KUSO]Edward Elric的使用和维护方法>>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gangduolin.blog121.fc2.com/tb.php/7-bb29a4a3

| TOP |

プロフィール

mcyw

Author:mcyw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