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7/10/23 (Tue) Code Geass同人小说 =M事件= (311)KUSO[已完结]

配对: 311——克劳维斯·拉·布里塔尼亚 X 鲁鲁修·比·布里塔尼亚
分级:全年龄
作品类型:恶搞
说明:故事发生时间为帝国历2008年,热烈庆祝北京奥运会正式开幕,这个不是重点,这一年鲁鲁修8岁,娜娜丽5岁,尤菲7岁,柯内丽娅18岁,克劳维斯14岁,修奈泽尔20岁。




----------以下正文----------





M事件 
1. Model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克劳维斯的美术老师对自己的学生说,殿下画的人体比例有问题,请找一位模特来进行肢体描绘练习。
克劳维斯冤枉地撅撅嘴,我一直有在练习人物写生啊。
老师神秘地眨眨眼,殿下有练习过不穿衣服的人像吗?
克劳维斯如处梦醒,对老师的指点感激涕零。

于是当天下午,克劳维斯去找鲁鲁修下棋的时候,对弟弟发出盛情邀请。
整个过程是这样的:金发的非常紧张,就像要做什么亏心事一样东张西望一番,然后趴在桌子上,对发那个神秘兮兮地招手,示意对方附耳过来,然后羞涩而小声地说

我要画人体,你脱一下衣服吧

这口吻如同害羞的女生向她的男同学借一块橡皮。

鲁鲁修是很聪明的,立刻就明白了克劳维斯所说的“画人体”就是要画裸体。
当然他挺不高兴。
我凭什么要脱个精光摆好姿势大半天不动给你看啊,另谋高人吧。

哦,那我等下去问问娜娜丽。克劳维斯挠挠头说道。
啪!
鲁鲁修拍桌,瞪着克劳维斯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你敢。
克劳维斯惊若寒蝉,在弟弟凌厉的目光下瑟瑟发抖。

鲁鲁修也自觉刚才太凶了,便把矛头转向坐在窗边论文的修奈泽尔。
你叫修奈泽尔做模特好了,他的食指指着闻声抬起头来的青年,他比较好画,他很魁梧。

修奈泽尔如果在喝水,此时一定喷出三米远。他没有喝水,所以他只是呛了一下。
他不知道鲁鲁修究竟是拿谁来和他比较才觉得他“魁梧”。他耸耸肩,我就当你是在夸我好了。
童言无忌嘛,可以原谅。

克劳维斯很高兴,他点点头。
是啊,模特体积大一点画起来也更容易。

修奈泽尔又呛了一下,敢情人的体格是用体积来衡量的。
他终于弄清两个小鬼所说模特一事的来龙去脉,爽快地答应了。
在克劳维斯跳起来欢呼之前,他补充说,只有被画的一方脱太不公平了,所以——他看着克劳维斯微笑,所以画画的人也一起脱吧。

克劳维斯呆住了,然后红了脸。
我……我还是画我自己吧……他说。

鲁鲁修和修奈泽尔都松了口气,至少不用看到小傻瓜克劳维斯到处追着人说“你把衣服脱了我画一下吧”。

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最终解决,当克劳维斯的母亲看见儿子一丝不挂端坐在自己的穿衣镜前,眯着眼睛边照镜子边画画的时候,她打电话命令一家艺人公司派一名模特过来,才终于让这个事件尘埃落定。
那家公司派来的演艺界人士来自11区,名叫飞田展男。
结果,就某种意义上来说,克劳维斯还是自己画自己。



------------------

M事件 
2.Marry


——滚!我不想再看见你。
——求求你,至少听我解释一下……
——已经够了……一切都结束了。
——我那时候只是不小心……你不相信我么?
——我宁愿去相信一条狗!

无可否认,这是八点档电视剧男女主角吵架的经典台词,然而扮演男主角一方的是克劳维斯·拉·布里塔尼亚,慷慨激昂大声说着属于女主角台词的则是他的弟弟,十一皇子鲁鲁修·比·布里塔尼亚。

鲁鲁修挥舞着扫帚,俨然一位替进入青春期的女儿走胆敢前来骚扰她的混小子的父亲。
听着,你要是敢靠近她五十步以内,我就*—%#¥@#(这是一句对男性而言非常、非常恶毒的诅咒)了你!

克劳维斯欲哭无泪,泪水在他的眼眶里打转,他咬牙忍着不让它们落下,带着近乎绝望的希望,以恳求的可怜眼神看着单方面剑拔弩张的鲁鲁修。
他这么看了一分钟,然后转身黯然离去——不,是掩面泪奔而去。

克劳维斯多么喜欢鲁鲁修呀,喜欢到想要和这个弟弟建立更亲密的关系。
下午几个孩子们一起躺在马里安娜王妃行宫庭院里的草地上聊天的时候,尤菲和娜娜丽为了将来谁当鲁鲁修的新娘而争吵,鲁鲁修手足无措,帮这个也不是,帮那个也不对,急得一个头有两个大。
克劳维斯突然意识到,世界上有种通过法律来约束双方共同生活不离不弃的东西,叫做婚姻。
顿时他为这个伟大发现激动得难以自制,浑身颤抖。

他深呼吸几下,清了清嗓子,两个女孩停止争吵转向他,等着他说话。
克劳维斯呼吸急促,面颊微红,用还在微微战抖的手执起——娜娜丽的手。

嘿,我们结婚吧,他说。
他想法很简单,结为亲家,亲上加亲。

两个女孩睁大眼睛张着嘴瞪他,鲁鲁修怒吼一声朝他扑来。
随后是掌心和面颊亲密接触的清脆响声。
树上的鸟都被吓飞了。

鲁鲁修拉上娜娜丽扭身离开之前,在捂着左脸瘫倒在地上的克劳维斯身上揣了好几脚,落井下石般凶狠。
尤菲米娅呆呆地看着这一切,末了感叹道:好酷。

克劳维斯从这之后就踏上了对鲁鲁修道歉的漫长征途,之所以叫征途,是因为做这件事确实艰难到了一个境界。



看过《侏罗纪公园》吧,小暴龙被一个科学家以研究之名被偷走后,它的母亲愤怒非常,一路追杀那群人类,甚至在城市里造成巨大的恐慌。现在克劳维斯要面对的鲁鲁修,和那只凶猛的母暴龙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在开头看到的那一幕,差不多是克劳维斯第99次试图道歉的场景,双方都已经有些疲惫,因此已经是相当平和温馨的了。
克劳维斯再次受挫,哭着跑回家冲进自己的房间,抱着亲手缝制的鲁鲁修人型(Q版)小抱枕继续哭。哭够了之后他洗洗脸,上修奈泽尔那里求助去了。

听克劳维斯讲完,修奈泽尔非常怜悯地看着他。
知道鲁鲁修为什么会气成这样吗?
因为我说想要和娜娜丽结婚……
修奈泽尔摇摇他的食指,你想象一下,如果你当着柯内丽娅的面,去掀尤菲的裙子,会有什么下场。

克劳维斯开始想象,然后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在自己对娜娜丽说了那句话之后鲁鲁修居然没有把他架在小火上慢慢烤死,已经是非常宽容大度了。

得到修奈泽尔的指点后,克劳维斯为第100次道歉行动积极地展开准备工作。
第二天,克劳维斯扛着梯子,翻墙溜进玛丽安娜王妃的行宫。知道的的人晓得他是要去找鲁鲁修道歉,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要去偷情。
他把梯子竖在鲁鲁修窗下,用牙齿咬着一朵玫瑰,开始爬梯子。

克劳维斯靠在鲁鲁修房间的窗台上,玫瑰被他小心地插在上衣胸口的口袋里,他掏出一张小抄,照着上面出自修奈泽尔的手迹,深情地朗读道:
鲁鲁修,你看今天的月亮……他发觉现在是白天,于是改口。不,是太阳,多么灿烂、多么温暖啊!而你,就是那轮明日,让我永远可望而不可及,让我为此痛苦万分……
看啊,今天那太阳也映照着你冷艳的容颜,你的冷漠让我心如刀绞,哦……它在滴血!你真的舍得令我的泪流向海吗?啊,你舍得吗……?

好几扇窗子打开来,唯独克劳维斯面前这扇没开。侍从和女仆们挤在窗口向这边张望,其中有人拿着相机拍照,还为年轻的皇子呐喊助威,克劳维斯微笑着向热情的人群挥手致意。

鲁鲁修,请你不要这么无情吧,你难道听不见我的心为了你滴血的声音吗?请打开窗户看我一眼、朝我微笑吧……

窗子开了,克劳维斯期待地朝里看,周围的人也屏息等待着。
哗啦——
一盆水浇下来,克劳维斯成了落汤鸡。

这个时候,一般人即使热情如火,也会备受打击。但世界上有两种人,失败只会让他们更急切地想要再次尝试,一种是赌徒,另一种是笨蛋。

克劳维斯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掏出第二张小抄,笔迹和第一张出自同一个人。他打了个喷嚏,低头酝酿一下感情,哀怨地低声念道:
我不会忘记,我们一起看过晚霞,赏过明月,迎接黎明和黄昏……更不会忘记你打碎我最喜欢的杯子,嘲讽我得意的作品,还有昨天你扔向我的水果派,大前天砸过来的字典……
说到伤心处,克劳维斯声泪俱下,闻者无不叹息扼腕。

窗子又开了。
鲁鲁修探身出来,哀兵政策凑效了。

男孩脸色铁青,嘴角在微微抽搐。
这些都是修奈泽尔那混蛋教你的吧,他咬牙切齿地问。
克劳维斯猛点头,笑得像朵花。
是啊是啊,虽然好多单词我查过字典才会念,不过真是很有效啊……你终于肯听我说话了。他激动得热泪盈眶。

给我停止那些愚蠢的恶心话,鲁鲁修怒吼,犹如喷火的恶龙,小号的那种。
克劳维斯差点吓得从梯子上掉下去,他战战兢兢地把玫瑰花递过去,可怜巴巴地眨眼。对不起,是我不好……别生气了,鲁鲁修,对不起……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

鲁鲁修瞪了他一会,叹气,最后翻了个白眼。
行了行了……现在我也不怎么生气了,就原谅你吧。

假如克劳维斯有尾巴,现在他一定摇个不停。
他结结巴巴地说,你、你肯原谅我?

鲁鲁修点了下头,动作很小,几乎难以察觉。
克劳维斯开始欢呼,看热闹的人都鼓起掌来,很快在他们女主人的长子涨红脸训斥他们之前散去了。
鲁鲁修一把扯过哥哥的丝织领巾,两人鼻尖对鼻尖。

答应我三件事,鲁鲁修严肃地说。
是是是,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克劳维斯点头如捣蒜。
第一,绝对不打我妹妹的注意。
是,我答应你。
第二,今天这种道歉方式别再让我看到,你以为你是罗密欧么?
行行,再也不这样了。
最后——鲁鲁修的眼睛里突然冒出杀意,克劳维斯瑟瑟发抖,如秋风里的落叶。最后,以后修奈泽尔再给你支什么歪招……绝对,不要,用在,我身上。他一字一句地说。
看着哥哥一边发抖一边发誓绝对不会重蹈覆辙,鲁鲁修满意地点头。

那么,通过这次经历,你得到了什么教训啊?
克劳维斯像听话的小学生,被点名回答老师的问题。
我……我明白到……他琢磨了一下,恍然大悟。
我明白到我应该对你求婚才对!结成亲家不如结为夫妻呀你说是不是?
他激动得仿佛是爱迪生发明出灯泡。

所以,嫁给我吧,鲁鲁修——!

一时间鲁鲁修的表情变得很精彩——目瞪口呆、匪夷所思,满面通红到满脸线。
他看着他不说话,好像克劳维斯在大庭广众之下摘下他们老爸的假发,在上面用水彩笔涂鸦。
最后鲁鲁修的整张脸都在抽搐,克劳维斯下了一跳,以为这个弟弟吃坏肚子了。

鲁鲁修,你怎么了?拉肚子了吗?
在克劳维斯还想进一步表达关心时,他觉得世界晃动了一下,准确说是他的梯子在摇晃。

你脑子进水了!你绝对是脑子进水了!!
鲁鲁修一边宣布一边把梯子推离窗台,克劳维斯睁着无辜的蓝眼睛,看着鲁鲁修燃烧着鬼火的紫色眼睛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他此刻的心情是,啊,鲁鲁修生气的样子也好好看,好好看……

克劳维傻笑着掉进庭院水池里的时候心情很好,因为他听见鲁鲁修在喊:白痴——要娶也是我娶你才对吧!



---------
已经完了吧……大概
等想到什么再写好了,暂时就这样吧

最后,欺负小花真是哈皮~~非常非常哈皮(小花=帝国之花=克劳维斯·拉·布里塔尼亚)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de Geass同人文字 | trackback(0) | comment(0) |


<<英语已经费掉了……翻唱White lie in Black | TOP | 《哈里·波特与凤凰社》观感——感动与失落>>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gangduolin.blog121.fc2.com/tb.php/56-2ecd20fb

| TOP |

プロフィール

mcyw

Author:mcyw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