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7/10/19 (Fri) [白][完結] ==愛の証==

CP:[白]最终话捏造 + 死亡情节捏造   慎入





愛の証


By:mcyw









一切都是荒诞的梦境,你如此期望着。











有一个女孩子,她的哥哥把她杀掉了。


故事其实就这么一句,其他的只是细节。



“回不去了吗?”
尤菲轻轻叹气,在夜风中拉紧了披在肩上的斗篷。
那个时候他突然想到,如果他们还是孩子他就能抱住她,用体温带给她温暖。
如果他们还是孩子……
他凝望着漆的海面,感觉自己道路的尽头和这片暗流汹涌的水域一样暗无光。

真是可笑啊。想回到“再也回不去的的时光”这种心情,就像骑在旋转木马上的小孩,希望音乐永远不要停下来,旋转木马永远不要慢下来,快乐和幸福永远持续……就这样转啊转啊转。



但是时刻一到,五种颜色的彩灯熄灭了。
转轴停止,旋转结束。

子弹出镗到击中目标的时间比想象中长,当红色血液从尤菲胸膛喷涌出来时,他没有闭上眼睛。

把这个画面,连同悔恨和爱意深深铭刻吧。
你将带着这些记忆活下去。
你的罪孽和你的灵魂都将得到宽恕,罪无可赦之人。
















有一个女孩子,她哥哥的朋友把她杀掉了。


这样写下来,整件事变得非常简单。详细或者简略都无从改变事实,但细节仍然被反复描绘。
她记得那只手的温暖。

她记得那个脊背托着她在雨中的树林走出迷途。

她记得那个人把向日葵花盘递到自己手上,那时候的气味和声音都满溢出夏天的味道。

然而她不会记得那只手把锋利刀刃刺进自己的心脏,因为她已经死去。


他握着她逐渐冰冷的手,看着她的脸渐渐失去血色,听着她的心跳渐渐慢下,感觉她的呼吸渐渐消隐。
死亡的降临如此神圣静谧。



 


 


朱雀抱着娜娜丽小小的尸体,直到生命的迹象从这身躯里完全消失。他把刀从柔软冰冷的尸体内缓缓拔出,月光燃烧着落下,蓝色的月之火焰在黏湿的刀刃上摇曳。


复仇是无以伦比的醇酒,它像痛苦一样浓郁,像罪恶一样甜美。
没人能负担得起它,因为复仇是如此昂贵的奢侈品。












客厅的灯亮着,于是他习惯性地对等自己回家的妹妹说:“我回来了。”

“啊,欢迎回来。”

回应他的不是妹妹。
女孩躺在另一个少年怀抱里,蜂蜜色卷发软软地垂在红色衬衣上。朱雀抱着她,像孩子抱着心爱的人偶。
他睁圆眼睛,想起妹妹并没有那种颜色的衬衣,它本应该是白色的。


朱雀的卡其色军制服吸饱了血,变成沉甸甸的石榴红。
那绿色的双眸是明镜,映出悲哀的罪孽之色。
鲁鲁修觉得身在荒诞的梦境里,闭上眼睛再睁开,却没有醒来。



“回来的真迟呢。”
那个充满张力而凛然的声音,他所熟悉的声音,温和地说道:
“我一直在等你,和娜娜丽一起。”

他温柔的声音曾经是在暗中指引他的光亮,在这道光亮湮灭在暗中的时候,他看到火光,青色翅膀的蝶群,争先恐后,扑火瞬间的幻灭。
纠缠的振翅声在天空响彻,于光明和暗中起舞的蝴蝶森林。










孩子聆听过禁忌的歌谣,荆棘森林以毫无防备的姿态被燃烧殆尽。
孩子吟唱着禁忌的歌谣,泪水沿着脸庞淌下,化作了匍匐大地的河流。








有为了相遇才诞生的灵魂,也有为了毁灭彼此才诞生的灵魂,二者的共同点是能让两个人成为不能不被彼此吸引的存在。






“鲁鲁修的眼睛好漂亮。”孩子真挚地说。
“没有这回事。”
“鲁鲁修讨厌自己的眼睛?”
“因为那个人……那个人的眼睛也是同样的颜色。”
“那个人?”
“我父亲。”
“是皇帝陛下?”
“是的,所以我非常讨厌。”
“可是,我很喜欢啊——这个颜色。”
“那么……等我死了,这双眼睛就送给朱雀。”

他没来由地回想起七年前他和他的一段对话,不禁微笑起来。




有的故事有些细节,让我们知道这世上有一些人,当你将他视为救赎,最终会被罪的暗吞噬,你的罪和他的罪,罪与罚的死循环没有尽头。




“你撒过多少个谎,一定多到你记不起来了吧。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欺瞒,一定久远到你记不起来了吧。”



化身复仇者的少年说道,喜怒哀乐在他的脸上没显出丝毫痕迹,朱雀的脸庞平静得仿佛月光下的圣像,美丽到不可思议。
他目不转睛地看这张容颜,哪怕刺穿过妹妹身体的刀锋没入自己体内。在清晰又沉闷的血肉被切割开的声音里,他战栗。

“你说的一切谎言,我都能够原谅。”
甚至是你的罪孽,朱雀轻声说。手指顺着色额发滑下来,抚摸过眼睑,温暖又冰冷的触感。
当亲吻像羽毛一样落在眉梢和眼角上,鲁鲁修闭上眼睛。
即使是现在的我,你还会想要吗——这双眼睛。


七年前交换的约定,七年后由亲吻交换的誓言。
愛の証。







“我不能够原谅的是这种感情……”


朱雀如同在进行告解般诉说着,瞳眸中鲁鲁修的映像扭曲模糊,最终透明的液体从里面分离出来。


就算在哭泣他也没有停下:“告诉我,要怎么原谅……我爱着你的感情。”



鲁鲁修没有回答。

他在利刃进入身体时,反方向地,他将两人的身体拥得更紧密。下巴搁在对方肩膀上,发出心满意足的叹息。










~ Fin ~





这种风格我第一次写也是最后一次写……完全是被刺激出来的产物。毕竟[朱雀杀了娜娜丽又误杀莎莉]这种事情,我但愿它是真的同时又强烈地希望它不是真的,我说福山和樱井你们究竟怎么得罪了谷口要遭这种罪呐…………哦儿子
[最爱的人把最重要的人杀了]这种典型的《X》风格剧情要是成真我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写完后发现根本是攻受不明,终于写了篇“幻觉系”……我的感觉是“我脑抽了啊幻视了啊一个人咒谷口实在太寂寞了呀要死也要拖一帮人一起死啊”
所以如果你看到这里非常想抽人,请不要抽我,去抽谷口。要报复的是开枪的人,枪是无辜的。
我们现在只缺一个组织——谷口咒怨基地组织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de Geass同人文字 | trackback(0) | comment(0) |


<<[ルルスザ][完結] 必然性 | TOP | 伪·Code Geass 同人Drama [Silent Storm]>>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gangduolin.blog121.fc2.com/tb.php/26-973513de

| TOP |

プロフィール

mcyw

Author:mcyw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