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
<<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7/10/19 (Fri) 伪·Code Geass 同人Drama [Silent Storm]






在线试听:
01==〉http://music.163888.net/6767189

02==〉http://music.163888.net/6767245

03==〉http://music.163888.net/6767268

04==〉http://music.163888.net/6767282

05==〉http://music.163888.net/6767290



《コードギアス 反逆のルルーシュ》
Code Geass Lelouch of the Rebillion

伪·同人Drama [Silent Storm]

剪辑& 合成:冈多林之月


同人漫画版权属于日站“穹色少年”,小说改编者为冈多林之月。
(漫画和小说为女性向作品,同人Drama为全年龄作品)



曲目:01.灰色の雨(PANDORA)
    出自《魔女的条件》原声集


   
  02.Silent Stream
      作曲:新居昭乃
  编曲:保刈久明
  作词:新居昭乃
  演唱:冈多林之月(原唱:新居昭乃)



03.Alterna
  作词:ayumi hamasaki
  作曲:Shintaro Hagiwara Sosaku Sasaki
  演唱:浜崎あゆみ



  04.闇の輪廻
  作詞:霜月はるか
  作曲/編曲:myu
  演唱:冈多林之月(原唱:kukui)



  05.Free talk

+++++++++++++++++++++++++


01.灰色の雨(PANDORA)1:03




02.Silent Stream  
  6:57

(电话铃声)
-喂 这里是阿修弗学院学生会……嗯
-朱雀吗?
-鲁鲁修?
-你那边 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吗?
-有啊
-呃?
-你不在
-我说你啊……
-最近上课也请假 你还是要做得更像学生一点
-哼 你这个优等生
能转告娜娜丽吗……今天会晚会来
-不是“今天会”是“今天也”吧 老是见不到面的话到底是为什么要在同一所学校啊
-嗯……这种事需要时间。
===========

远くても近くても 闻こえてるよ
ほんとうのこと何も言わないけど
Silent Scream
君が见てる景色
Silent Stream
流れ迂むよ胸に

いつか见た梦みたい こうしてると
阳に透ける横颜がとてもきれい
Silent Dream
羽のように触れた
Silent Scream
指と指が痛い

生まれたての云间から
光の雪が降る
痛くても手をつないでいよう


============

-七年没用了 这个暗号。
-‘去屋顶说话’
-是啊
-我放心了 你没事
-多亏了你 你才是 如果不是为了保护我的话……
-我只是把钱你的还给你而已 七年前的人情

============

生まれたての云间から
光の雪が降る
痛くても手をつないでいよう

なぜ なぜ 确かなことなどないのに
この世界のすべて わかる气がするの

形のあるものはいつか
消えてしまうけれど

============

-鲁鲁修 我们在学校还是装作不认识吧
-为什么?!
-要怎么对别人解释——你和名誉布里塔尼亚人是朋友什么的
弄不好还会暴露你是皇子这件事 娜娜丽也是一样我不想再给你们添更多的麻烦
-上次你也是——老是指顾及他人……
-上次?
-啊 没什么
-今天多谢你了 我很开心 那么——明天见。
-啊
-总觉得 很高兴……我从没想过还能有这样和你说话的时候
-朱雀
-哎
-你回来之后我有话要对你说 是件……非常重要的事
-什么事?挺吓人的 那我走了 我一定要回军队去了
-那家伙 说[一定要回军队去] 回去 那里是你的归处吗?


============

生まれたての云间から
光の雪が降る
痛くても手をつないでいよう


============




03.Alterna  
10:29

-那个男的可是布里塔尼亚军人哦没问题吗?
-他没关系。因为……
-嗯?
-他是我的……朋友。


-说实话 我本来还有点担心 虽说是弗兰克的学校 相处是否融恰呢?
-我也是做好了心理准备的   恰好以前的朋友也在那里他为我创造了机会
-要好好珍惜那位朋友 两人的友情一直延续的话再次相见就不是偶然而成了必然
-嗯


-只要对枢木朱雀使用Geass就可以了。
-不行。
-为什么?是逞能?还是为了有情?抑或是尊重?
-……都有。
-即便必须要杀死他……吗?
真的不想失去他的话,就远离他
-这是经验吗?
-不,是生存方式

============

要是害怕变化 就远远看着吧
既然有没有做什么都会被人指指点点
干脆还是做自己吧

真正重要的绝对必须的事物 其实只有很少的一点点
其他的大抵都只是装饰而已

为了从太多的事物种保护自己
或许那就像 一种感觉类似盔甲的外衣

要是害怕变化 就远远看着吧
既然有没有做什么都会被人指指点点
干脆还是做自己吧

说得更明白一点 若问是什么带来了比这更重要的事物
那绝非来自从容 而是丧失感

可别弄错了 那绝非代表终点
是终于开始的起步

那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毋需想得太复杂
简单来说就是除了自己想要的 其他的一概不理
就这么简单

管它是命运还是宿命 何不试着改变它看看
反正令人惧怕的事情 这一路上已经看了太多

要是害怕变化 就远远看着吧
既然无论有没有做什么结果都一样
那干脆还是做自己吧
那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毋需想得太复杂
简单来说就是除了自己想要的 其他的一概不理
就这么简单

============

-你已经知道他们的手段了吧 枢木朱雀一等兵
布里塔尼亚已经腐烂了 你如果真的想要改变世界 就来做我的同伴
-你……真的是你杀了克劳维斯殿下吗?
-这是战争 杀了敌将难道需要理由么
-毒气呢 把民众当成人质
-交涉的时候一定要有筹码 从结果来说 谁都没有死
-结果?是么 你是这么想的吗?
哼……
-到我身边来
布里塔尼亚已经不是一个值得你去效忠的国家了
-或许是这样吧 但是……所以我想要把它变成有价值的国家从布里塔尼亚的内部
-枢木朱雀,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我希望你能成为我们的同伴。
-你这是威胁吗?即使如此,我还是拒绝。
之前我应该说过——以错误的方式取得的结果是毫无意义的!


-你难不成当成是游戏了?

-卑鄙 色骑士团ZERO的做法真是卑鄙

-喂喂 你不会是想深刻讨论正义是什么这种让人害臊的议论吧?
我们怎么说也是军人哦

-即使否定现在的世界也没有意义,承认它得到改变它的力量才是……

-那我问你,现在的和平也毫无意义吗?



-我是你的敌人

-你是我最棘手的敌人





04.闇の輪廻   6:20

-永远不变的东西,无论在哪里都没有的

============

意识沉浸在漫漫寂静中
永远封印在罪孽的刻印里

生于暗 又堕于暗的魂灵
紧紧束缚无从逃避

连这片刻的宁静 也吝于施与
手中应有的光芒 却被暗所吞没

一点点细数着 闪耀于夜空的光芒
宁静的生活已是昨日旧梦

心中所求本是光明 不知何时起步上歧路

我祈求此刻的幸福就这么持续下去
可心中阴翳难息 已经无法再回头

温柔虽是我所希求 却过于目
让我不敢直视 只能瞌目神伤

就让我心中不安的光明与暗闭合
只要能够守护你 我不惜启程远行

============

(手机铃声-接通)
-鲁鲁修 是我
-是朱雀吗? 怎么了 这种时候……
-鲁鲁修 你先在在学校吗?
-不在 不过我很快就会回去
-是吗?给你打电话 是因为有件事 希望你替我转达
-什么事?这种时候……
-天空……别看天空
鲁鲁修 你有憎恨到恨不得将他杀死的人吗?
-啊 有的
-我曾以为不可以有这种想法 曾认为若不按照规则战斗就不过是个杀人凶手而已
然而 现在……我被仇恨支配了 准备为了杀人而去战斗在大家所在的东京上空行凶杀人 所以……
-尽管憎恨吧 是为了尤菲吧 而且我早已下定决心 没有回头的打算
-是为了娜娜丽吗?
-对 差不多要挂了
-谢谢你 鲁鲁修
-啊 不必在意 我们 是朋友吧
-从七年前开始一直
-是呢 再见
-那么 回头见
(挂断)




05.Free talk  
6:13


+++++++++++++++++++++






++++++++++++++++++++++



小说(改编自穹色少年出品的反逆同人漫画)



==
==
==



SIDE.A

你把玻璃盏藏在哪里?
易碎的、晶莹美丽的玻璃盏。








一开始,他和她不过是讨论关于神话的问题。
“神灯精灵对阿拉丁说,‘我可以为你实现愿望,除了去杀死什么人或者让什么人爱上你’。我给你的能力可没那么多顾忌,你可以用它杀人,也可以让你的仇敌爱上你;它能把任何人变得像神灯精灵一样恭顺,随你予取予求。”她说道,舔了舔吃批萨时粘在嘴角的奶酪。

“替人实现愿望的人有什么愿望呢?”他问她。

“比如吃遍世界上所有口味的批萨,比如在澳大利亚的海边买一所白色的房子住进去……总之不会是跟着个有恋妹情结的小鬼帮他成立什么组织。”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过愿望这种东西……只能在心里想想,现实中不可能实现的。”

“比如证明歌巴赫猜想?”

她眨眨眼,“……我对批萨以外的东西不感兴趣。”
“你的愿望又是什么?别告诉我就是那个‘毁掉布里塔尼亚让妹妹过幸福生活’。”

“那个叫做目标。”
他忍住在她眼前烧掉她收集的必胜客印花的冲动,微笑着说:“因为我会让它实现。”







这个下午与他以往所度过的许多个下午没什么不同。
鲁鲁修从浅眠中睁开眼,倾斜的日光穿过教室窗玻璃和微小的尘埃照在眼皮上。他眯起眼睛,不用转动脖子就能瞥见斜后方趴在课桌上睡着了的枢木朱雀。那张阳光勾勒出的少年的侧脸让鲁鲁修联想到圣堂中的加百列雕像。白色日光中,那具身躯似乎也发出光芒,或者说,说有的光都来自于他。
这光景往往让鲁鲁修不经意地露出微笑或叹息,然后一如既往地因为走神被当堂课的老师点名提问。

他能料到下课后利巴鲁会蹭过来神秘兮兮地说你在想哪个女生吧居然被老师逮到也太逊了,末了再补一句,快点和莎莉和好吧。

自己则会装作没睡醒含糊地应着知道了知道了,顺便告诉欲挖苦调侃的某只米蕾会长周末又有相亲的预定,接着就能听见某只抱头惨叫缩去墙角画圈圈。

这时候打瞌睡的那个会醒过来温和地安慰利巴鲁说,就算这次的相亲对象是公爵还在军队当官你也不要灰心啊,我是支持利巴鲁的。

在墙角画圈圈的某只被刺激到泪奔出教室,欺负了人却完全没自觉的那个会困惑地自语,我说错了什么吗?

他知道自己将愉快地目送灯泡离开并在脑海中确认今晚骑士团没有行动计划,然后走近仍对利巴鲁的事介意着的朱雀。
晚上没有安排的话,去我家吃饭吧。微笑。
一定还要拍拍对方的肩膀补充说,娜娜丽很想你啊。

朱雀则会笑笑说好啊我会来,尽管多数时候他是面露难色说对不起下次一定去。


是的,发生的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鲁鲁修喜欢掌控全局的感觉,因为这让他有安全感。








时间是下午三点半不到,鲁鲁修按往常的步调穿过走廊。边走边想怎么消磨这个难得空闲的午后时光——学生会没有活动;骑士团的联络报告说一切顺利自己没有亲临指挥的必要;那个霸占他床铺的批萨魔女变装参加必胜客的活动去了;娜娜丽由女佣带去医院作理疗。自己居然能享受大半个下午的空闲时间,会不会太奢侈了呢?
去图书馆把上次看了一半的小说读完?或者失去医院接妹妹回家?
自由选项。
即使是最近总是困扰他的幻象也不能影响此刻的好心情,但鲁鲁修回想它的时候,心中的阴翳让他的脚步不再从容轻快。
最初他没有留意幻象里隐藏的含义,直到它被重新回忆起来。
从成田山回来后的第三天清晨,幻象又出现了。那时鲁鲁修正在盥洗室整理仪容准备去上课,无意间看到镜中的左眼——非常突然的,没有连续性的画面强行涌进大脑。提醒他三天前被忽略了的讯息。

在时间和空间的夹缝间窥见了光
交错纷繁的画面中心
最深处 一刹那看见的那个身影……
朱雀

幻象消失了,鲁鲁修用颤抖的手撑着洗手台。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看到的,确实是朱雀……
触发幻象的是自己触碰了C.C,Shock image发生紊乱。如果说在幻象深处能看见什么人,应该只有自己和C.C……不,还有那架白色机体的驾驶者
在 “那个”的尽头,不可能再有其他人的意识,而朱雀在那里代表着……鲁鲁修深深吸一口气,像是要封印左眼似的,把那只眼睛藏在手掌后。








“鲁鲁修——”
走廊后方有人叫他的名字。

他听见熟悉的声音,于是回头。
朱雀气喘的样子说明他是从教室跑过来的,也许是睡得太熟没有听到下课铃声吧。待跑到自己跟前才停下,额发又变成乱蓬蓬一团了,会刺到眼镜的哦。这么想着鲁鲁修差点伸手去替朱雀整理那几根不听话的头发——他的理智让他及时住了手。

“鲁鲁修,”对面抬起头,“呐、今天……可以去你那里吗?”

这家伙从来没有主动提出过这样的请求呢,真难得。

“也没什么事……不,我有话想和你说。”
朱雀下了很大决心的样子,前言不搭后语的言辞就像内心有什么令他进退两难。

“知道了,你等我先回去收拾收拾……”

“等、等一下——”

鲁鲁正要离开,手臂被抓住。

朱雀也意识到自己太急躁,慌里慌张松开手,挤出笑脸说:“可以的话,我希望和你一起去。”

这个下午与他以往所度过的许多个下午没什么不同——如果他没有把那一瞬间掠过心头的不安当作神经过敏的话,这本该是个平常无奇的午后。






你把玻璃盏藏在哪里?
神庙的祭坛后?
柔软的河沙中?
漆的壁橱里?







毛将了他的军后随手把棋子丢到一边,兴致勃勃地说:“知道为什么那些人不会对你的Geass留下记忆吗,你操控的仅仅是肉体,大脑不屑于记录这种来自外界的干扰信息。而我所摧毁的,是精神。”
毛在墨镜后的眼睛充满天真又残酷的笑意,“这种伤害会伴随他们直到死。要看看吗——如何杀死一个人的灵魂。”他转身对莎莉道:“——这家伙啊,可是杀了你父亲的凶手哟。”
女孩眼睛中有什么东西破碎涣散了,光辉骤然熄灭。
在毛的笑声里,她用几乎要痉挛的手向他举起枪口。







“当你遇到一个会魔法的精灵时,它总会对你说‘我将为你实现一个愿望’。”
“在它为你实现愿望后,又会夺去你的灵魂。”
“因为这是代价。”女孩抱紧怀里的玩偶,像猫一样眯起金黄色的眼睛。
“那么你为我实现愿望的代价是孤独吗?”
“我说过的吧——‘王的力量会让你孤独’。Geass带给你的远远不止这些,你以后会发现的。”

他以为,他和她谈论的不过是神话传说而已。








SIDE.B

你把玻璃盏藏在哪里?
神庙的祭坛后?
柔软的和沙中?
漆的壁橱里?
藏进只有你才内进入的密室,有七道门七把锁七重隔板的石箱中。
密室有个名字,你管它叫“心”。







鲁鲁修对一堆茶具干瞪眼,咲世子平时是怎么弄的呢?
无奈之下只能把茶叶丢进去,热水注入白瓷茶壶,红茶的香气氤氲在房间开。

“绿茶刚好没有了,可能咲世子忘了去买,红茶也可以吧?”
朱雀进房间后就没说过一句话,严肃的神情甚至称得上是阴郁了,像是要消除这尴尬沉默般,鲁鲁修说了很多不着边际的废话。

“那种事怎样都好……”
坐在床沿上的那个终于开口了,嗓音暗哑。

“你说什么呢,朱雀?”
这家伙今天……有点奇怪。
鲁鲁修想要打趣他“是肚子饿了么”,被对方完全没有先兆就出口的话堵了回去。

朱雀说:“你一直都是用这种态度面对其他人吗——ZERO。”

突然对书上形容的“全身血液凝结”有了切身感受,鲁鲁修一时间眼睛发,但手上的动作流畅自然,没有半点因震惊产生的停滞。他在成套的白瓷杯里倒上茶水。

“ZERO?你说的是那个[ZERO]吗?”他做出不明所以的微笑。
只要用“日常的表情”回应就可以了,是的,一直以来都……没问题的

“你确实就是ZERO。”朱雀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一件东西。

鲁鲁修的微笑僵在脸上。
朱雀手里的毫无疑问是属于自己的,ZERO的面具。

“昨天在娜娜丽的房间里……我没有在别人家进行搜查的那种恶趣味,她拜托我帮忙找东西……所以无意间找到了这个。”他捧着面具的手指微微颤抖着,指尖发白。
“但只有这个并不能说明什么,我只是想确认——那天在成田山……看见的东西。”
没有理会接下来的话将带给对方和自己的巨大动摇,朱雀说起在那些不可思议的幻象里的所见:“有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在我看见的‘那些映像’里面……我还以为是看错了,可是那时候确实看见了,鲁鲁修你……”

感觉像被卷入热夏的风暴里。龙卷风在意识的世界中无声肆虐,一直努力维持着的平衡摇摇欲坠。鲁鲁修的推理和预感向来很准,足够他在学校生活里游刃有余地完成课业处理会长丢过来的各种问题,对于自己的能力他有绝对的自信。
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讨厌无法把握的事况。
预料之外的、不能掌控的、不确定的、未知的,恐惧和不安多来自于此,就像现在。
隔着升腾起来的白色水汽,两人无法看清彼此的表情。

鲁鲁修就是ZERO。啊啊那时候为什么会有这个念头已经记不清了……所以想要亲自确认。
朱雀的手指滑过面具的不透明球面,抬头直直看进鲁鲁修的眼睛里。

泡茶的那个把茶杯放进托盘的动作已经好一会儿没动过了,朱雀把手搭在那个手背上。

“本来我应该逮捕你的……可是,你救过我。也由因你的行动而得救的人,我也知道很多的ELEVEN从暗中协助你们,但是你的做法——”

“别开玩笑了!”从喉咙深处发出的怒吼连自己都吓了一跳,鲁鲁修反握住好友的手瞪着对方。
“逮捕我?在这里?想要继续在成田山上没能完成的事吗!”


你把玻璃盏藏在哪里?


仿佛空气被瞬间点燃的紧张感,朱雀脸上犹豫不决的神情变成强烈的愤怒。
“鲁鲁修,你还是想——”他咬咬嘴唇没往下说。
继续用错误的方式,继续杀人吗?

他自然不会给他说出下文的机会。
就算运动神经比常人优秀十几倍,朱雀对突如其来的压制时反应慢了零点几秒。与其说没有足够反应时间,不如说他是因为“反击会让鲁鲁修受伤”而犹豫。鲁鲁修是明白这一点的,他向来不会放过任何可以利用的优势,换句话说他并不介意不择手段的做法。




把它放在神庙的祭坛后?
或者埋进柔软的和沙中?
还是藏在漆的壁橱里?
猩红色丝绸帐篷在沙暴中猎猎作响,如同神魔在耳边的低语。
如果想避免你最心爱的玻璃盏被别人打碎,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自己打碎它。




让我们试试神灯精灵的魔法吧
心中的一个声音蛊惑着他。
在成功将枢木朱雀的双手固定在头两侧后,鲁鲁修启动了Geass。
欲挥向他的拳头举到一半,又无力地垂下去。

“我以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的名义命令你——”他听见自己说。

一切都很顺利。怒火和抗拒从朱雀好看的绿眼睛里消失,让他变得温顺的是围绕着瞳仁的那圈猩红色。

“听好——‘鲁鲁修不是ZERO;之前的怀疑全部忘掉;以后也绝对不会再怀疑他’……明白了吗?”

朱雀顺从地复述了命令。

在目睹朱雀露出Geass作用下典型的空洞笑容,机械地说着:“Yes, your highness……”的时候,鲁鲁修闭上眼。
好像听见玻璃制品破碎的声音——那种保护在重重门锁和隔板箱里的玻璃盏被打碎的声音。碎片深深扎进血肉,一时间他什么感觉也涌不上来。
最后,他叹息。
鲁鲁修俯下身,仿佛祭奠被自己弄坏了的珍贵宝物般,亲吻了朱雀。




十几秒后朱雀从恍惚感中回过神。看看陌生的天花板,看看床边一人高的落地灯,又看看正上方微笑着俯视自己的鲁鲁修。

“唔……这是……?”
什么状况?
他花了半分钟试图回忆起自己是怎么被按住手腕仰躺在好友床上的。
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呢。被压倒的只好向压倒人的询问。
“鲁鲁修……这是、哪里?”

“我的房间。”

“呃……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状况,好像有点……
心脏因为对方的微笑跳得很快,令他没来由地惶恐。

鲁鲁修笑得更温柔了:“是你自己说要来的吧。”

“哈,是……是吗?”

“对啊,而且你还引诱我。”
不记得了吗?鲁鲁修好心地引导他,同时驾轻就熟地扯开朱雀的制服衣襟。精致的锁骨暴露在视线下,朱雀深深吸气,把惊叫压回去。

“骗、骗人……的吧?”
呐,这是在开玩笑吧?朱雀的笑脸因为慌张而扭曲了。

不是玩笑哦。
鲁鲁修脸上微笑不变,把朱雀的上衣褪到肩膀下。
“主动送上门的猎物我可不会让他飞走。”
低头在肤色健康的胸口留下自己的印记。
“所以——你觉悟吧。”






END


想说的都在Free talk里面说了,改写小说其实只是把我看懂了的部分改出来。貌似Drama,漫画,小说成了三种不同的东西…………如果你觉得不错,请回帖告诉我你的感想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de Geass同人文字 | trackback(0) | comment(0) |


<<[白][完結] ==愛の証== | TOP | Code Geass Lelouch of the Rebillion OST2>>

comment











管理人のみ閲覧OK


trackback

trackback_url
http://gangduolin.blog121.fc2.com/tb.php/25-0f5a4839

| TOP |

プロフィール

mcyw

Author:mcyw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リンク

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